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五十章:三八节【2】 某人开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承希听她胡说八道一堆,终于听出了点眉目,敢情这妞把他打给她买东西的一百万当成了叶纪文汇给她的钱。

    她怎么会这么以为,汪启明怎么打得钱?

    叶承希拿过林青幽的包翻出她的手机查看信息,看完他就想起身把汪启明拖出来揍一顿。

    三八节奖金?

    又没有人查公司的帐,干嘛要把每一笔支出都写这么漂亮?

    叶承希觉得汪启明这个助理加财务总监该下课了!

    正想着,对面的林青幽又开始拍桌子了,“喂,叶承希你听到了没有,让汪启明给我取钱!”

    “几点了,银行都关门了,你让他到哪里取?”叶承希放回她的手机,开始慢条斯理地吃水果。

    “我不管,非要取出来。”林青幽是真的醉了,“我要拿钱砸死叶纪文!”

    “这钱也许不是叶纪文的。”

    “不是他的那是谁的?”林青幽站起来双臂支在餐桌上问叶承希,“谁还想用钱恶心我,难不成是焦恩娜,焦恩娜给我发三八节奖金?”

    叶承希不说话了,他重新又为林青幽倒了杯酒,然后才说道,“你喝了这一杯我告诉你谁给你汇的钱。”

    “好!”林青幽反正喝懵了,也不差这一杯,她抄起酒杯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谁?”她问他。

    “我。”叶承希回答。

    下一秒,林青幽身子一歪跌躺在沙发上,她彻底醉了。

    叶承希有些无奈地坐到她身边,看着双颊飞红不醒人事的林青幽,又好气又好笑,这妞现在越来越不按常理出牌了。他本来是想让她好好跟朋友吃顿饭,然后借三八节店里做活动,把跟她准备的礼物送给她,但是她这样一闹,他的礼物……

    叶承希从口袋里掏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想着给她汇一百万就气成这样子,她要是知道他花三百万给她买了一条项链当礼物,她会不会拒收!

    讨个女人欢心怎么这么难?

    叶承希陷入无限的愁怅之中……

    愁怅归愁怅,佳人喝成这样,叶承希也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他破天荒的第一次把一个喝醉酒的女人抱出了餐厅。

    他没有带她回叶家别墅,而是带她回了他在酒店的套房里。

    林青幽的酒品还算不错,带她回房间时她也不闹,勾着他的脖子呼呼大睡。

    叶承希觉得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就结束了,礼物没有送成,老婆却醉得不醒人事,接下来的事情大概就是帮她换身衣服然后各自睡去。

    很显然他不了解林青幽,当林青幽的身子一碰到床垫时,她整个人像是清醒过来,一股脑地从床上爬起来问叶承希,“这是什么地方?”

    “我房间。”叶承希边回答边把林青幽血拼带回来的大包小包扔到了地方。

    “啊,这不是我的东西吗?”林青幽从床上奔下来,开始检查她的大包小包,“这些衣服可贵了,每一样都要大几千。”

    说完,她微仰着脸看着叶承希,“妈,我也给你买了一件!”

    把一个女人和她买的东西同时拎回房间,叶承希体力消耗了不少,他正坐在床沿上恢复体力时,突然听到林青幽喊他一声妈,他差点喷血。

    这女人是醒了还是醉着?

    “林青幽,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林青幽歪着头认真地瞅了瞅叶承希,不过她的眼神迷离,一看就没有清醒。

    “妈!”她又喊了一声,不仅喊还抓着一件衣服跪爬着到了叶承希面前,“妈,你看这就是我给你买的,你最喜欢的颜色。”

    她说着把一件裙子往叶承希手上一塞,用小女生撒娇的口吻说道,“妈,你试一下!”

    叶承希啼笑皆非地瞅着林青幽。

    “妈,你试一下嘛!”林青幽摇着叶承希的腿,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到自己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她那如清泉般的眼眸中瞬间溢满了眼泪,再喊妈时已经带着哭腔。

    叶承希的心都揪在了一块,他连忙安慰,“好好好,我穿,我穿就是了,你别哭!”

    叶承希确实不喜欢女人哭,更是害怕自己喜欢的女人哭,只要她一哭他完全拿她没有办法。

    他脱了身上的毛衣,试着想把林青幽给他的那件裙子套进去,但是他预测了一下,套进去是不可能的。因为很显然林青幽买的这件裙子并不是给她妈的而是给她自己的。她骨格小所以衣服的码子是最小号,他恐怕只能穿半个身子。

    本来想着只是在房间里,穿一下衣服哄哄她也就行了,但是这明显不能哄,万一把衣服穿裂了林青幽又哭起来怎么办?

    这喝醉酒的女人跟三岁孩子似的,跟她们没有道理可讲。

    “宝贝!”叶承希决定改变战略,他捏住林青幽的下巴让她正视他的存在,“宝贝你今天买了这么多衣服,能不能穿一件给我看看。”

    这句话,明显起了作用,林青幽笑了,然后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她嗡嗡地说道,“我今天买了一件睡衣,你完全想不到的睡衣!”

    “是吗?”叶承希把手上的裙子扔到一边,继续他哄小孩的把戏,“那你试试,让老公看看你这件睡衣如何的意想不到。”

    林青幽没有动,歪着头看了叶承希好一会。

    “叶承希!”她喊他。

    “是我。”

    “原来是叶……承希呀!”林青幽笑了,站起来开始在屋里转圈圈,“原来你是我老公叶承希呀!”

    “好啦,别转了!”叶承希过去扶住东倒西歪的林青幽,都醉成这样了还转!

    “叶承希!”林青幽抱住他,在他怀里喃喃道,“你知道吗,我想为你改变,所以我买了衣服做了头发还化了妆,你觉得我好看吗?”

    “好看,像天仙似的。”

    林青幽苦笑,“我知道我这是在奢望,但是我好想谈恋爱!”

    “那我们就谈恋爱!”叶承希在她耳边低语,“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之间想要真正的夫妻那样,包括我们彼此的爱!”

    “可是……”林青幽突然哭了起来,“可是你爱的人是令孟夏呀!”

    叶承希身子一怔,他微微拉开她注视着她的眼睛,“你,你这是在吃醋吗?”

    林青幽不说话,闭着眼睛任由眼泪在流。

    叶承希有些心花怒放,他没有想到林青幽如此在意令孟夏的存在,看来不仅仅是他一个为了林青幽跟叶纪文两个人的亲密而神伤,林青幽也一样。

    难道她也喜欢他吗?

    是,她应该喜欢他的,他是谁呀,他可是叶承希!

    带着自信,叶承希没有问她,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

    “宝贝,你说要试衣服给我看的,还试吗?”他引诱她。

    林青幽慢慢地睁开眼睛,脸上又变化出愉快的表情,“好!”她说,然后伸手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叶承希重新坐到床沿上,静静地看着迷离惝恍的林青幽解下内衣,然后套上了件透着像纱一样的睡衣,她散了头发光着脚在地毯上蹦跳了两下。

    “好看吗?”她打开双臂把自己完全呈现在叶承希面前。

    叶承希说不出话来,那句好看像一股洪流堵在他嗓子里。他担心自己一旦开口就会把林青幽整个人冲塌。

    林青幽得不到答案,有些不太高兴地嘟起了嘴巴,她慢慢地走向叶承希,又问,“好看吗?”

    说这句时,她微颤的*离叶承希只有一步之遥,隐在黑色纱缦下的两处粉色像恶魔一样吞噬着叶承希的理智。

    “好看!”话一出,叶承希就把林青幽拉进了怀里,然后狂风霸雨般地蹂躏起她的唇来。

    他想既然是夫妻,有些事情也到了该做的时候……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青幽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何处,她只觉得有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她,让她的身体像着了火一般!

    我是谁,我在哪里?她问。

    “青幽,我爱你!”

    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回旋,林青幽茫然地睁开了眼,就看到一张她魂牵梦萦的脸,是叶承希。

    “叶承希!”她叫他,渴望地看着他。

    “嗯。”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一只手温柔地托起了她。

    ……

    宿醉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林青幽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捧着欲裂的头坐起来。

    “哎呀!”下身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皱眉,“我,我昨天晚上又摔到了屁股了?”她有些怀疑,这骨裂还没好,她却接二连三地摔倒,要是被万敏山知道了肯定要唠叨个没完。

    她艰难地下了床,试着走了两步。

    疼,非常疼!还是回床上躺一会吧。她想着掀开被子准备重新躺下,没想到床单上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让她羞红了脸。

    靠,大姨妈来了!

    靠,居然还是在叶承希酒店房间的大床上!

    林青幽这下顾不得自己屁股还是不是在疼,她一瘸一拐地冲进了卫生间。

    叶承希尽情愉悦地回到房间时,林青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不仅消失还连带着把他房间的被单给带走了。

    “这小家伙是害羞了吗?”叶承希笑着摇摇头,脑海里出现昨天晚上林青幽在他身下的样子,还有他在她身体里的感觉。

    真是妙不可言!

    “干嘛不等我回来,我还给她买了药膏呢!”叶承希看着手上的药膏,早上起来时他看到林青幽眉头紧锁的样子,想到昨天晚上他进去时林青幽痛苦的样子,就想到药店给她买点缓解疼痛的药膏。

    他甚至在想如果林青幽不愿意,那他亲手帮她擦。

    这下好啦,人都跑了!

    “晚上回去再帮她擦!”叶承希邪恶地笑了笑,将药膏放回到口袋里,手指间他又碰到了昨天没有送出去的礼物。

    二十分钟后,他回到了叶家别墅。

    因为是周末,中学老师付怡然没有去上班,她正坐在院子里看书,见叶承希回来连忙上去打招呼,“承希哥回来了!”

    叶承希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应径直朝屋里走去。

    “林青幽回来了,她好像买了很多东西。”付怡然跟在身后汇报。

    “你有事吗?”叶承希不太高兴地回头问付怡然。

    “我没什么事。”付怡然以为叶承希要她帮什么忙,连忙回答道。

    “没事好好看你的书,少操我老婆的心。”说完,他快步进了屋子。

    留下付怡然一个人在院子里暗自神伤。

    世界上的事情也就是这么巧,林青幽确实在来了“大姨妈”。她的大姨妈一向不准点而且来的时候还很凶猛,所以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别墅的林青幽,正准备洗床单的时候那凶猛的“姨妈”开始折磨她。

    痛经的林青幽只好躺在床上哼哼。

    叶承希进到房间时,林青幽正趴在床上失了半条命。

    “干嘛要跑回来躺着!”叶承希坐到床边俯下身看着她。

    林青幽没有想到叶承希会回来,也没有想到他会跑进房间来“看望”她,听到他说话她顿时一惊,连忙看向他,一脸惊讶!

    “你这是什么眼神?”叶承希挑了挑她的下巴,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林青幽想爬起来,叶承希连忙按住她,“好啦,躺着吧,我知道你很痛!”

    “这你都知道?”看来叶承希是过来人,想必令孟夏痛经的时候他也有陪。

    叶承希不说话,抿着嘴笑。

    “对不起!”林青幽决定还是道个歉,“我把你酒店房间的床单搞脏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洗干净的。”

    叶承希笑得更厉害了,他揪了揪她的鼻子,“小傻瓜,放着就行,不想被人看到的话,我可以收藏。”

    “你要收藏?”林青幽马上垮下脸来,“你是想取笑我吧,取笑我喝醉了酒把姨妈血涂了你一床。”

    “姨妈血?”叶承希不解,现在女人都被处女血叫姨妈血吗?

    “我不跟你聊了,我姨妈来了肚子痛。”林青幽又趴下了。

    叶承希觉得不对劲,他问,“你来月经了?”小傻瓜该不会搞错了吧?

    “是呀,要不然我怎么会把你房间的床单拿走。”

    “你确定?”

    林青幽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她又不是第一次来月经,这个怎么不能确定,只不过这一次来的时候有些奇怪,下面好痛,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

    女人果然经间不能喝酒,昨天她倒是把自己马上要来月经这事给忘了。

    “你真的确定吗?”叶承希又问。

    “我当然确定了,来月经这么明显的一件事情我会搞错吗?”林青幽推了叶承希一把,“女人来月经情绪都不好,你不要再问东问西了!”

    叶承希晕死,昨天他那么卖力地作业,今天早上对方居然不认帐了,月经?她的月经来得可真是时候!

    “林青幽,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他们的啪啪啪呢,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哦,对了。”林青幽似乎想了起来,“昨天主厨说吃完饭有礼品送的,送得什么呀,我想帮苏童领一份。”

    净记一些没用的。

    叶承希被林青幽逗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他只好自认倒霉当林青幽把他给睡了。

    于是,他把准备送给林青幽的项链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这是你们餐厅送的礼品?”林青幽拿过来打开,顿时惊呼一声,“哇,好漂亮,你的餐厅果然是大手笔,我代苏童谢啦!”

    “这是给你的!”叶承希不客气地敲了一下林青幽的头,这可是他在珠宝店精挑细选了半天才选中的一款项链,她要是敢给别人,他非弄死她不可。

    “苏童的我让人送过去了。”看来又要让汪启明跑腿了。

    “你们餐厅的服务挺贴心的嘛!”林青幽翻了一个身仰躺下来,继续看项链。

    她是真的喜欢这款项链,虽然是叶承希店里答谢顾客的礼物,但也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不管多少钱是他亲手送的就行了。

    “我帮你戴上。”叶承希温柔地要求。

    林青幽同意了,她坐起来撩开了头发把漂亮的脖颈露到叶承希面前。

    叶承希只看了一眼就暗骂自己不是人,昨天晚上他弄得太兴奋了,居然把她整个脖颈都弄出了草莓。

    不过,做了新发型的林青幽在以为月经来了的混乱中大概没有仔细看自己的身上的情况。

    但是再混乱她应该会对着镜子看一眼自己吧,更何况她昨天还穿着性感的睡衣睡的。

    叶承希帮她把项链戴上,借欣赏项链的时候看了看林青幽的胸前,胸前的脖颈上确实也有,不过前天晚上他喝醉了酒在客厅里故意给她种了两个,想必林青幽以为她面前脖子上的草莓是之前种下的吧。

    这事看来八成是说不清楚了。

    叶承希第一次有了挫败感,跟一个女人神魂颠倒了一晚上,第二天却连个后续都没有,那他们的第二次呢,还要等吗?

    他可等不了,尝过了她的味道,他想就这么一直尝下去,尝到天荒地老!

    等她“姨妈”走了再说,到时候他再尝第二口!

    林青幽的这次姨妈来的非比寻常,她在床上躺着连动都不想动,叶承希一会给她端热水一会给她弄热水袋敷肚子,最后他还把林青幽塞进洗衣机的衣单拿出去晒了。

    叶承希的行为让付怡然跟焦恩娜两个人百思不解,印象中的叶承希可是少爷作派,什么时候会抱着床单去院子里晾晒,更奇怪的是叶承希居然又进了厨房,还为林青幽下了一碗面。

    这些奇怪的举动传到叶纪文耳朵里时就一点都不奇怪了,他想叶承希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在叶家人面前摆放他们夫妻二人相敬如宾的假相,从而来隐瞒他打了林青幽的事实。

    叶纪文甚至觉得在他离开之后,叶承希肯定变本加厉地对林青幽进行了惩罚,所以林青幽才会卧病不起。

    这么一想,他的心又开始纷乱,越发地心疼林青幽,恨不得冲进她的房间去看看。

    “我辜负了她,她却还默默地为我承担这一切,她这么爱我,我却直到今天才知道。”叶纪文独自坐在他的书房里,默默地想念着林青幽的好与她的美,以至于焦恩娜进来跟他说话时他都搭得跟她搭腔。

    “纪文,你发什么呆,我在跟你说话!”焦恩娜再次强调自己的存在。

    叶纪文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焦恩娜,“又怎么啦?”

    “你爷爷呀,他说过几天要带我们一家去青山祭祖。”焦恩娜不想去什么青山,那个地方太小了,吃的住的肯定很差劲,再说一家人去祭祖自然是要下跪叩拜,还有一些繁文缛节,她最讨厌了。

    叶纪文也知道这件事,每年春上到青山祭祖是叶家的传统,不过以前都是他跟父亲叶国强陪老爷子去。

    “我知道了。”叶纪文应了一声。

    “我们能不能不去呀!”焦恩娜跟叶纪文撒娇,“你看我流产到现在也没有怎么休息,这祭祖的事情就让你爸跟叶承希去,他们才是老爷子的儿子。”

    “叶承希也去?”叶纪文问,这些年叶承希可从来都不理会祭祖这件事。不过叶老爷子也不强求,必定他是一个私生子,按道理也进不了族谱。

    焦恩娜并不了解实情,她见叶纪文问老实回答道,“是呀,现在老爷子在客厅正跟爸爸和叶承希商量祭祖的事情呢,我看叶承希还挺有兴趣的。”

    叶纪文连忙站起来准备出去。

    “你干嘛?”焦恩娜问。

    “我是长子嫡孙,祭祖这事还轮不到叶承希操心。”

    “你的意思是你要去青山?”

    “当然。”叶纪文回头看向焦恩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以前林青幽我也没让她去。”

    他丢下这句径直走了,留下焦恩娜半天也想不通他刚才说的话。

    以前他没有让林青幽去,那意思是现在她焦恩娜跟林青幽一个待遇?

    第二天,林青幽痛经的情况好了一些,当然这也得益于叶承希精心的照顾。

    林青幽从来都没有想过叶承希会是一个如此心细的男人。他给她冲红糖水又给她灌热水袋,睡觉的时候,他还不忘用手帮她揉肚子,体贴的就像结婚多年的老夫妻。

    这让林青幽很感动,如果这就是叶承希所说的恋爱模式,那么她愿意为他努力一次。

    所以听说叶老爷子要祭祖,林青幽分外地上了心,她想这次去青山说不准是一次能挖出叶承希亲生母亲是谁的大好机会。

    “爸,我也想去青山祭祖!”在一号别墅吃早饭的时候,林青幽对叶老爷子说道。

    叶老爷子连忙回答,“承希已经跟我说了,他说你必须跟他一起去。”

    林青幽松了口气,刚才她其实有些担心老爷子会拒绝。因为三年前她成为叶纪文的妻子的那年,她也提过类似的要求,当时叶纪文冷漠地瞅了一眼,说了一句自不量力,龚家珍也在后面补刀,说她林青幽搞不清楚自己的地位。

    林青幽想,也许叶家不让外人祭祖,必定叶承希也没有参加这种活动,每年都是叶国强跟叶纪文陪叶老爷子一同前往。

    今年能去,又是带着任务去,林青幽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在回房的时候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叶纪文,也主动地打了一声招呼。

    叶纪文担心了一夜,见林青幽笑容满脸地出现,他连忙上前询问,“你没事吧?”

    “没事呀。干嘛这么问?”

    “我看你昨天一天都没有出卧室。”叶纪文的目光在林青幽脸上逗留,想看看前天她脸上的伤好些了没有。

    林青幽笑了笑,她痛经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以前她痛得死去活来时,龚家珍还在楼下骂骂咧咧说她装病不干活,叶纪文就算知道她不舒服也不会上楼去看她一眼,现在倒是关心起来了。

    “老毛病。”林青幽不愿意理会叶纪文,自从叶承希说他们是合法夫妻,可以彼此爱对方后,林青幽就彻底放弃了整叶纪文的念头。

    就算他爱上她又怎么样?就算她等他爱上后把他甩了又怎么样?那三年的时光能回来吗?费这个心还不如多仰望一下叶承希,必定他才是她现在最关注的人!

    叶纪文见林青幽态度并不是很热络,他连忙伸手拉住她,“青幽,你是不是在生我气?”

    “我干嘛生你的气?”

    “因为我走了,让你一个人面对叶承希。”

    原来是说这件事。“没关系,当时让你走的人是我,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再说约你出来见面的人也是我,我有责任跟叶承希解释。”

    “你还好吗?受伤的地方还痛不痛?”叶纪文说着想伸手去扒林青幽额前的刘海。

    林青幽想躲,奈何她的胳膊被叶纪文另外一只手拉着,躲没有躲成,叶纪文的手还是碰到了她的头发。

    “叶纪文!”一声高亢的女声从二楼传来。

    林青幽跟叶纪文同时转头,就看见焦恩娜愤怒的脸。

    “你们在干什么?”她居高临下的质问。

    叶纪文收回了手。

    “林青幽,你真不要脸,大家都在屋里呢,你居然公开勾引我老公!”焦恩娜指着林青幽就开骂。

    林青幽耸耸肩,朝上走了两步站在走道上看着焦恩娜,她脸上挂着似笑非笑地表情。反问焦恩娜,“你那只狗眼看我勾引你老公?”

    “那只狗眼?林青幽,被抓包了你还不敢承认?”

    “刚才可是你老公在撩我的头发!”林青幽理了理自己额头的头发,“可能是觉得我新做的发型不错吧,侄媳妇,改天你也去做一个,我可以把我的发型师介绍给你!”

    “真是滑稽,被我逮住了还敢胡说八道。”焦恩娜说完没有预兆地伸出了手,猛地向林青幽扇去!

    手在快要落在林青幽脸颊的时候,突然有个人从林青幽身后冲了过来,将焦恩娜的手甩开。

    焦恩娜一个踉跄朝后退去,要不是后背碰到了墙,很有可能摔倒在地。

    “想造反?”叶承希挡在林青幽面前,眼睛在楼上的焦恩娜身上和楼梯上的叶纪文身上来回扫视。

    “是你的老婆在造反!”焦恩娜撑着身体站好,然后指着林青幽对叶承希说道,“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关心林青幽的所做所为,但是你现在是她的老公,怎么能容忍她四处勾搭男人?”

    “勾搭男人?谁,叶纪文?”叶承希把目光投向叶纪文从而又转向焦恩娜,“焦恩娜,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林青幽如果能勾引叶纪文,他们两个还离什么婚?”

    这话怼得焦恩娜哑口无言。

    “你把别人的男人抢了,现在自己管不住了又跑来胡搅蛮缠,如果你怀疑叶纪文跟我老婆有问题,这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叶纪文差不多把你玩腻了,想换点新花样,所以故意跟我老婆在这里拉拉扯扯好让你快点滚蛋。这一招他跟林青幽结婚时不是经常用吗,跟你眉来眼去然后让林青幽主动离婚,他还不用出遣散费!”

    “小叔,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份了?”一直没吭气地叶纪文终于开了口,“我是关心林青幽才跟她说的话,我们之间的感情没你们想得那么龌龊!”

    “你们之间还有感情?”叶承希问。

    “当然,林青幽爱的男人一直都是我叶纪文!”

    “是吗?”叶承希看向林青幽。

    林青幽连忙摇头。

    叶纪文见林青幽摇头,以为她在惧怕叶承希,于是他站到她身边,柔声说道,“青幽,你就跟他说实话,告诉他,你嫁给他是为了让我不自责。”

    哦!叶承希笑了。心想林青幽那天在咖啡厅里八成是这么忽悠叶纪文的,这个家伙还真是会利用自己的优势,把可怜装成了影后级。

    看在她喝醉了酒跟他说她想跟他谈恋爱的份上,他就帮她演这场戏,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他可不希望叶纪文这个前夫一直跟林青幽纠缠不清。

    让他爱上她再甩了他,只有猪才会设定这样的计划!

    “这么说林青幽,你嫁给我其实是在利用我?”叶承希故意问林青幽。

    林青幽脑子转得有些慢,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于是只能怔怔地看着叶承希,想对策。

    焦恩娜先插了话,她也凑过来,质问叶承希,“叶承希,你娶林青幽不也是在利用她吗?不过我不觉得你没必要利用林青幽,我之前就说过你想要的答案,我可以给你。”

    “哦,这么说,你是想让我跟林青幽离婚然后娶你?”叶承希问焦恩娜。

    焦恩娜不吭声了,如果真有这个可能,她想她是愿意的。

    “真头疼!”叶承希按了按额角,“难道我们叔侄之间还要换妻不成?”他看向叶纪文,“叶纪文,如果换妻,你同不同意?”

    这个提议简直就是一颗炸弹,惊得叶纪文愣在当场,换妻?让他重新拥有林青幽!他有些动摇,有些犹豫。

    “你们夫妻还真是貌合神离!”叶承希大笑。“我说离婚娶焦恩娜,焦恩娜居然没有骂我神经病,我说换妻,叶纪文你也没说荒唐。这么说你们心里其实对我的提议是很渴望的,我劝你们还是离了吧,反正我跟林青幽是不会离婚的。”

    说完,他拉着林青幽的手进了卧室。

    林青幽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叶少爷又在耍别人玩,他可真不厚道。

    过道里,叶纪文冷冷地看着焦恩娜,“你有叶承希想知道的答案?难道你真的准备用这些答案取代林青幽?”

    “你质问我?”焦恩娜反问叶纪文,“刚才说换妻的时候你不是也犹豫了吗?难道你想跟林青幽重新开始?”

    “我跟林青幽重不重新开始还轮不着你来管。”

    “轮不着我来管?”焦恩娜指自己大声喊道,“叶纪文,我告诉你。我现在才是你的妻子!”

    哼!叶纪文冷哼一声,他才不要一个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妻子。

    她有叶承希要的答案?整个叶家都不知道的答案,她居然有?也就是说在嫁给他的这段时间里,焦恩娜一直热衷于帮叶承希找答案!

    她还真上心!

    整整一天,林青幽都在观察叶纪文夫妇的情况,不得不说叶承希的离间计划十分成功,叶纪文在跟焦恩娜大吵一架后离开了别墅,独自开车出去了。

    在下午的时候他给林青幽发了一条短信:我很难过,辜负了你的爱情!

    林青幽盯着短信正不知该如何回复时,她的手机被叶承希夺了去。

    “还敢跟你发短信?”叶承希掂着林青幽的手机,“看来他是完全没有把我这个叔叔放在眼里。”说着,他开始编辑短信,手指在林青幽的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打字。

    林青幽凑过来想看他究竟在说什么,但是被他成功地躲开了。

    “你可别乱发。”林青幽提醒。

    “发些有的没的。我现在不想跟叶纪文他们有瓜葛了。”

    叶承希停下了敲字,奇怪地看着林青幽,“不想有瓜葛?之前不是你信誓旦旦说要让叶纪文爱上你然后你再把他甩掉,怎么,才几天又换想法了?”

    林青幽点点头。

    “什么新想法?”叶承希问。

    林青幽看着叶承希不说话。

    叶承希凑到她面前,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她,“那天我们在停车场说的话,你开始认真了?”

    林青幽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叶承希突然亲了她一下,“做我叶承希的老婆可比整叶纪文有挑战的多。”

    “说的也是。”林青幽也笑了,“再说你现在正命犯桃花,而且每朵桃花都开得挺大!”

    “我那有桃花?”

    林青幽抿着嘴继续笑。

    “你别给我乱扣帽子,我叶承希又没搞外遇不会有桃花!”叶承希说完继续编辑发给叶纪文的短信。

    等他按了发送键,林青幽这才说道,“你别装不知道,付怡然一看就是冲着你来的,肯定是你之前跟人乱抛了媚眼,让人误会了你对她有意思。”

    “谁?付怡然!”叶承希想了想,“我叶承希是坏,但还没有到指染人民教师的地步。”

    “真没有?”林青幽问,“也许你跟她玩过一夜*情,只不过你不记得罢了。”

    林青幽话音一落,叶承希就把她拽了过来,拉进怀里“拷问”,“谁玩一夜*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