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四十六章:你是猪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你怎么回来了?"林青幽慌张地用浴巾裹着自己,刚才她想着要贴膏药,所以没有穿睡衣就出来。

    "这是我们的卧室。"叶承希强调,不过人还没有在林青幽的歌声中回过神来。

    林青幽拍着胸脯,用大哥你刚才吓死我的表情瞅着叶承希。

    叶承希痴痴地看着她,踌躇再三说了一句,"你唱得很好听!"

    "你听到了?"林青幽有些害羞地吐了吐舌头,再次裹紧浴巾往更衣室里走,"改天我们一起去K歌。"她边走边对他说,"我会用实力告诉你,我唱得不只是很好听,而是非常好听。"

    "好呀!"叶承希第一次怀着悲伤的心情说了一句爽快的话,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太他妈不像自己了。

    随后,他想换回痞坏的口气对林青幽说道,"妞,要不要老公帮你贴膏药?"

    林青幽的头从更衣室里探出来,她奇怪地瞅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要贴膏药?"

    "刚才你在楼下不是说万敏山给了你三副膏药,还说洗完澡再贴。你当我真喝醉了,我是心情不好不是酒量不好!"

    "好吧,我错了!"林青幽做了一个鬼脸,"不过,贴膏药这种事我决定对着镜子自己来,因为本小姐伤的地方不太好。"

    说完,她关上了门还上了锁。

    叶承希没有再强求,他走到更衣室门口,靠在墙壁上跟林青幽说话,"妞。监控视频上那个男人的话我找人翻译出来了。"

    "怎么翻译的?"

    "读得唇语。"

    "有收获吗?"

    "嗯,那个男人说‘还不能确定,不过夫人你放心,我会调监控查看’你说他讲这句是什么意思?"

    林青幽再次从更衣室里探出头来,这时她已经穿好了睡衣。

    "你说那个男人说了一句‘我不能确定,不过夫人你放心,我会调监控查看。’这句话吗?"

    "是的。"

    林青幽坐在床沿上,凝眉沉思了片刻才缓缓说道,"‘我不能确定’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到何敏芬的屋子里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或是一个人。从后面的那句我会调监控查看可以推测出他想确定的是谁在他之前到过何敏芬的屋子,你觉得呢?"

    叶承希也坐了下来,他认真地听着随后点点头,"嗯,你继续说。"

    林青幽清咳了一声,再次做凝眉沉思状,"从上面的分析不难得出这个进去的男人并不知道有谁进入了何敏芬的屋子,也就是说我们之前进去找东西时的事情,他还没有知道,但是他很想知道。还有,他说‘不过夫人你放心’。夫人,你确定是夫人吗?"

    "你觉得不是夫人会是那种词语的发音唇形跟夫人很像?"叶承包面反问。

    "这个发音的唇形不太明显呀,会不会是一个名字。不不不,"林青幽又推翻自己的猜测,"从这个男人鬼鬼崇崇到何敏芬的屋子里来看,他一定是受命而来,也就是说让他来的人职位比他高,老大、老板、领导、首长等等等等这些词的发音唇形都跟你们翻译出来的不一样,那只能是夫人。"

    林青幽说的这里拍了一下手,"哎呀,命令他过来查看的人是个女人。她会不会是你的妈妈?"

    叶承希不说话,直勾勾地看着林青幽。

    林青幽也看着他,良久,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如果真是叶承希的妈妈,那表示她并没有死,可是她既然没有死为什么要把叶承希一个人丢到蓉城,她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十一年前,叶老爷子丧偶好几年了,结婚又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这个说不通。

    "我瞎说的,你别当真!"林青幽安慰似地拍了拍叶承希的肩。

    "我也希望你是瞎说,但是……"看来叶承希也有同样的怀疑,"如果不是我妈,那这个夫人又是会是谁,她为什么要让一个军人到何敏芬家安装监控,调取监控?"

    "会不会何敏芬得罪了什么人,或是她身上有另外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跟你没有关系呢?"

    "我查过,何敏芬在我五岁的时候离开蓉城到帝都当保姆,十一年前突然回蓉城,这中间有十年的时间没有任何记录。"

    "哦,也就是你失忆后到叶家之后她也回来了?"

    "是的。"

    "而且你身上有写给她的卡片,还喊她何敏芬阿姨,但是你能确定你喊的是蓉城的这个何敏芬吗?"林青幽想说这全国叫何敏芬的人很多,也许是其它地方的何敏芬呢。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抱着你睡我可以做梦,春节的时候你陪我在山庄睡了一晚上,那一晚我梦到了她,但是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她本人,但是我梦到了她的脸。后来汪启明把蓉城所有叫何敏芬的妇女照片给我看,我一眼就认出她。"

    林青幽惊讶地捂住了嘴,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功效。

    "其实这就是你要娶我的真实原因,就是为了合法地抱着我睡?"林青幽问。

    "一半一半吧。"

    林青幽才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半一半,她斜睨着他反驳道,"我才不相信,你就是想抱着我睡找到记忆随便占我点便宜!"

    "我怎么可能这么龌龊,再说我跟你结婚以后没在家里睡几次,你这是污蔑我!"

    "对哟!"林青幽抱起双臂,"我们确实没睡几次。但是你这个人很奇怪,既然抱着我睡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为什么你又整天跑出去鬼混?"

    "林青幽,现在我是在跟你讨论这件事吗?"叶承希板起了脸,"再说,突然想起那么多我已经忘记的事情,我的身体会有不良反应的,头疼恶心还想吐,我不想吐死!"

    林青幽被他严肃的表情逗好,"哈,那你这是怀孕了!"

    "嗯……"叶承希倏地瞪大眼但是马上他也笑了,"如果我怀孕,你要负全责。"

    林青幽哈哈大笑,完全不能抑止,"好,好好好,我负责……我负责,不过这事我要告诉你爸,然后叶家上下都会知道叶承希叶二少爷怀孕了!"

    她话音刚落,头顶就遭受到叶家二少爷的"暴击"。

    林青幽连忙捂住头,开心的小脸变成了愤怒的小脸,"哎哟,你这个人怎么经不起开玩笑,动不动就喜欢上手,我头都被你敲起包了。"

    "就轻轻敲了一下。"叶承希认为他敲的真的很轻,跟摸没什么区别。

    "你老这样敲会敲坏了。"林青幽再次按了按自己的头顶。

    "敲坏了我负责。"

    林青幽瞅了一眼他,笑了笑不说话。

    叶承希突然凑近,试探地问道,"妞,你愿不愿意让我负责?"

    林青幽再次抬眸,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心悠悠地只想往上飘。

    叶承希长得真是太好看了,就算不与他缠绵,每天看着他这张脸都会让人沉沦,但是这张脸并不属于她林青幽可以奢望的……

    "你别撩我了。"林青幽轻声警告,"你是知道的,我智商不高人长得也不好看但是我这个人却有一颗不太安份的心,连叶纪文这样的人我都能嫁,对你,我也许会不择手段,所以别撩我!"

    "如果我撩,你又会如何不择手段?"

    "我会……"她会什么呀,跟他上床然后怀个孩子然后逼他跟她天长地久?

    不,她不会,就算她开始喜欢他,她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为了爱不择手段。

    "我会把你的恶行告诉你喜欢的人,让她远离你。"林青幽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

    叶承希不屑地切了一声,他躺到床上,用手枕着头幽幽地说道,"你又不知道我喜欢谁。你怎么告诉?"

    "别小瞧人。"林青幽微仰起脸看着窗外的夜空,"我是笨但是也不傻,今天那个人就是你喜欢的人吧?"

    叶承希微微勾起身,问,"你说谁?"

    "令孟夏呀,你可别说不知道这号人!"

    "她,她已经是过去式了。"叶承希重新躺下来,闭上眼。

    林青幽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转而看向床上的他,她很想问他关于令孟夏的事情,但是她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那怕是朋友间的闲聊,她都没有资格。

    林青幽重新把目光投向窗外,院灯下,她意外地发现树梢上新冒出来的树芽已经舒展开来,那新绿在灯光下散发着幽幽的光。

    "春天来了夏天也就不远了。"她对叶承希说道,"我想在秋天的时候去远行,然后在冬天的时候离开叶家,所以我们……只有一个夏天。"

    说完,她又重新看向他,微笑着想听他如何说。

    他没有回答,依然闭着眼睛。

    "叶承希,我还有三十五个任务,离开你能不能也算一个任务?"

    "……"

    林青幽俯下身近距离地看着他,没有想到他居然睡着了。

    林青幽笑了,她伸出手轻轻地勾画着他的睡颜,他浓密的眉紧闭的眼还有高挺的鼻梁及弧度完美的唇。

    "遇到你真好!"她在心里对他说,"如果那一年从池塘里救我的人是你就更好了。"

    她多么希望自己当初爱的人是他呀,这样就算被他嫌弃也比被叶纪文嫌弃的好,必定他只是表面的坏人。而叶纪文却是一个十足的渣男!

    这一晚,林青幽并没有逃脱扛叶承希的命运,虽然他已经躺在了床上,但是要把他从被子上弄到被子里,林青幽着实花了一些功夫。

    然后就是帮他脱衣服,上衣还好说但是脱裤子的时候,林青幽还是脸红了。

    更脸红的事情还在后面,她躺到了他的身边,小心又害羞地靠在他的肩头上,然后偷偷地用手机拍了一张她跟他的"床照"。

    她想,在以后孤单的岁月里她会偶尔拿出这张照片,告诉自己曾经有一个叫叶承希的男人,他允许她睡在他的身边,他允许她叫他承希老公,他……就这样出现在她生命里,在她最为最落魄的时候,教会她如何反击。

    她想,她会用余下的生命记住这个男人的名字——叶承希。

    这一晚,林青幽也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母亲沈玉霞,她对母亲说她很幸福她很快乐。在梦里她把叶承希介绍给了母亲认识。

    "妈,这是我的老公叶承希,我爱他!"

    我爱他……

    醒来时,林青幽脑海里还在回荡着这句话,她猛地从床上坐下来,捂着脸长吁了一口气。

    真不要脸,居然在梦里跟叶承希表白!

    "做什么美梦了?"叶承希站在床前扣他的衣服袖子,一边扣一边问捂着脸害羞的林青幽。

    林青幽这才发现叶承希起来了,他洗了澡浑身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微长的头发还未干。给人一种神轻气爽的帅气。

    "咳,我没做梦!"林青幽否认,脸不自觉地又红了。

    叶承希笑了笑,指了指窗外的明媚春光,"春天到了,做梦是人之常情,有一句话怎么说来者,少女怀春,你还是少女可以做梦。"

    "我真没做梦。"林青幽还想否认,因为她不想告诉他。她做了一个关于他的梦。

    "我又不想知道你的梦,不需要一再否认。"叶承希坐下来开始穿袜子,"对了,汪启明这家伙非要搞什么三八妇女节活动,说是为了提高我们餐厅对妇女同胞的关爱,你那个叫苏童的朋友上次来好像脚不太利落,本着关爱老幼病残的宗旨,你带她到我们餐厅吃顿饭吧,也算是我借三八妇女节让你受点益。"

    呃?

    "你是说让我请苏童到你的餐厅去吃饭?"

    "对。"

    "请吃饭直接说呀,干嘛还扯什么三八妇女节。关爱老幼病残,谁病谁残了?"

    "她病你残!"叶承希站了起来,"晚上六点半,别迟到。"

    林青幽还想问两句,他却出了门。

    林青幽只好跟着出了房间,追在后面问,"叶承希,你早饭在哪里吃?"

    正问着,一楼大厅里,付怡然正系着围裙跟叶承希打招呼。"承希哥,早呀,我做好了早餐,快下来吃吧!"

    说完,她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飞回了厨房。

    叶承希下楼下到了一半,见此情况,十分不明地回头看向林青幽,"她想当我们家保姆?"

    林青幽抿嘴笑了笑,耸耸肩转身朝卧室走去,既然有人为叶承希做早饭,那么她还是回去睡个回笼觉吧!

    叶纪文跟焦恩娜下楼时正好看到二号别墅餐厅里叶承希跟付怡然一起共进早餐,叶纪文忍不住眉头紧皱,焦恩娜则暗暗窃喜。

    "哟,这翁奶奶家的女儿还挺会来事的嘛,一住进来就知道拍男主人的马屁,今天是做早餐,明天还不知道做什么。"焦恩娜说完咯咯地笑。

    "她也真是,一个客人倒跟主人做起早餐。"叶纪文有些不太高兴,他侧过头看了看林青幽跟叶承希的卧室,心想林青幽这个人真是让人好欺负,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外姓女人都能夺了她女主人的位置。

    焦恩娜看叶纪文的目光朝林青幽的房间扫,脸上顿时堆起了乌云,她问叶纪文,"怎么,你担心林青幽?"

    "瞎说什么。"叶纪文继续下楼。

    "我瞎说?"焦恩娜追了上去,"你刚才看她房门的眼神就是担心!我告诉你叶纪文,林青幽嫁给叶承希图得就是他的钱。"

    "我不想听你再说这件事。"

    叶纪文的不相信让焦恩娜很着急,她跺了一下脚再次跟他声明,"真的,是她亲口跟我说的,她说以后跟叶承希分手,叶承希会给她一亿的分手费。"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在……"焦恩娜一时语塞,因为林青幽跟她说这些的时候正是讨论让她把假怀孕的事情暴光的时候,这要是说了,叶纪文找林青幽证实怎么办?

    叶纪文一直想知道林青幽为什么要选择跟叶承希结婚,因为他一直觉得林青幽是爱他的,那么爱他的一个女人最后却把他推到一个尴尬的境地,这让他想不通。

    "反正是她跟我说的,不信你去问妈妈。"焦恩娜把龚家珍搬了出来。

    "我去问妈?"叶纪文冷笑,"林青幽嫁给我三年。我妈从来都没有说她一句好话,我问,指不定还会听到更为难听的话,算了,她现在都是别人的妻子了,我问这些有必要吗?还有,叶承希跟林青幽之间恩爱也好离婚也好,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她都把我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说完,他生气地转身下楼,再也不看焦恩娜一眼。

    焦恩娜站在楼梯上心里很堵得慌,听叶纪文的意思,现在她倒成了在背后说林青幽坏话的女人。

    这林青幽可真有办法呀,当初她上门的时候她负气的要求离婚,还净身出户,可是背后却来这么一招,转身就嫁给叶承希,还让叶纪文对她充满愧疚。

    她明明是来者不善,现在倒成了受人欺负的弱女子?

    真是……

    焦恩娜气血上涌忍不得找林青幽理论一番。但是她很快地冷静下来,心里把那天她在林青幽跟叶承希卧室门口偷听来的信息在心里理了一遍。

    叶承希是为了得到他母亲的消息才娶林青幽的,而林青幽呢,当时她说话的声音太小她没有听清楚,如果她不是为了钱,那她一定是为了男人,一个她深爱的男人——叶纪文!

    难道正如她开始设想的那样,林青幽嫁给叶承希真的是为了跟她继续抢叶纪文?

    如果是这样,那她焦恩娜可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行动起来。要不然等待她的将是蓉城最大的笑话。

    男人重回原配的身边,她这个上位的小三下场肯定不会很好看。

    而叶承希这个帮凶,他除了看戏不怕台高,才不会管林青幽跟前夫之间的勾当对他有什么影响。

    他,一直是个浑蛋!

    "不能让林青幽继续待在这里了,要尽快让她滚蛋!"焦恩娜恨恨地想着。

    如何让她滚蛋呢,除非她在叶承希面前失去利用价值。

    但是该怎么弄呢?

    她的目光又投向二号别墅的餐厅,付怡然笑盈盈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付怡然?

    叶承希不是想知道自己妈妈的下落吗,那何不让付怡然来帮他?付怡然可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这一点焦恩娜早就打听过。但是现在她却坐在餐厅里对叶承希一副讨好的模样,那双欲说还羞的眼睛,一看就是对叶承希有意思。

    如果付怡然成了叶承希的小三,那么就算林青幽脸再大,她也不会继续留在叶家吧。

    再说,叶承希如果可以从付怡然那里得到他母亲的消息,他自然也不会再维护林青幽,这一来二去,这林青幽就没有继续在叶家待下去的必要。

    只要她离开,她没有机会接近叶纪文。

    焦恩娜觉得这个计划可行,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如何帮助付怡然勾引叶承希。

    二号别墅餐厅里,叶承希坐在餐桌前盯着面前的"爱心"早餐,他的目光开始飘向二楼,二楼他们的卧室里林青幽并没有马上下来,他在想林青幽这个鬼家伙,明明知道付怡然喊他吃早餐,她居然回去睡觉?

    她的心可真大,这个时候正常的女人不应该跟着一起下楼,然后看看突然住进来的女人是不是对她的老公有想法。

    他,可是叶承希!难道他的魅力现在还不足以让一个妻子担心?

    林青幽。就算是契约婚姻,最起码她也要演一下吧!

    叶承希有些生气,拿起抹果酱的刀子朝面包叉去。

    "承希哥,你这样会伤到手的。"付怡然伸手按住了叶承希的手,但是马上她又害羞地收了回来,小脸微红一脸不知所措。

    叶承希把抹果酱的刀往盘子里一扔,问付怡然,"你是不是喜欢我?"

    "承,承希哥!?"付怡然又惊又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承希的这个问题,最主要是她没有想到叶承希会这么问。

    "你,你已经结婚了。"愣了半天付怡然才找到这句话。

    "你知道就好。"叶承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随后站起来,说道,"所以,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准备早餐的话,你最好老实在房间里待着,想吃东西绕道去一号别墅,我这里的厨房除了我老婆,我不喜欢其它女人进去。"

    "对了,"他像想到什么继续说道,"如果你喜欢我,趁早滚蛋,我对林青幽之外的女人没兴趣。"

    说完这些,叶承希再次看了一眼二楼,咬牙切齿地离开,在临出门的时候他还不忘给林青幽发了一条短信。

    "你是猪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