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都市小说 > 阴媒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挡子弹
    “等你很久了,云奉。”

    我盘膝坐于象棋棋盘的将帅之位,抬眼看向正走下石阶,并向棋盘中走来的符宗道人云奉。

    “楚天……”

    “凭你玩这点小把戏,也想来对付我?”

    道人云奉嗤笑一声,他看得出棋盘之中另有古怪,但他却根本浑然不惧。

    “小把戏也要看怎么玩,是谁在玩。”

    “玩得好的,那才叫把戏,玩得差的,那叫阴险卑鄙!”

    “想当初二十年前,符宗掌教真人商天师罚你等几人弟子于山中重修心性,可你云奉非但没有痛改前非,反倒愈发变本加厉,似你这般符宗修士弟子就应该跟胡哲言一样,废去修为逐出师门!”

    我冷哼一笑,目光讥讽。

    “哈哈哈……”

    道人云奉突然肆意大笑,他仇恨目光死死盯着我,咬牙道:“你终于肯承认,你就是行人派楚天了!?昔日仇怨,今天便就一笔清算,你楚天被自在天魔附体,更理所应当被斩杀诛灭!”

    “说话大义凌然,做事却卑劣不堪,这难道就是你符宗之修行么?”

    “真是可笑!”

    “少来那些阴谋诡计,今天咱们正面交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反正横竖你今天都得一死!”

    我从地上缓缓起身,四周阴风更盛,一时间有许许多多鬼灵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正占据棋盘各司之位,与那道人云奉遥遥对峙。

    这些鬼灵大多是怨灵,少有几只是恶灵。

    我身为地府阴倌,偷偷从幽冥搞点东西出来那还是很简单的,只不过这么做可是坏规矩的事情,但为杀道人云奉,此刻我的早已经把规矩统统抛诸脑后。

    “用这些杂鱼,也想来杀我?”

    “真不知你是傻还是蠢!”

    道人云奉嗤笑不已,那看向我的眼神目光更加轻蔑几分。

    “嗷!!”

    所有鬼灵突然发疯般向着道人云奉扑过去,鬼影重重乌压压一片,霎时间小广场里阴风凌冽,颇有几分群魔乱舞之象。

    然而,道人云奉却根本就没把这些鬼灵放在眼里。

    他翻手间摸出一张黄色符箓,以法力御符而起,金光顿时炸裂成*火焰,席卷向所有的鬼灵,而这些弱小的鬼灵根本无法抵抗这纯阳真火,别说攻击伤害道人云奉了,甚至就连靠近他都做不到。

    但你以为,这些鬼灵真的是用来杀你的?

    我嘿嘿阴笑着,手中不停掐诀,默运己身精气施展走阴阴咒禁忌术数,我沉息入腹,猛然抬脚跺地。

    “嗡——”

    一抹奇异震颤感迅速传荡开来,在山中向着四周蔓延。

    脚下巨大的象棋棋盘突然映亮起猩红的不详光芒,似血一般呈褐红之色,这是我在此地早早布置下的阵法,被纯阳真火焚烧的所有鬼灵突然受阵法之力拘摄,并向下拉扯而去。

    在凄厉刺耳的阴啸声中,这些鬼灵的力量被运转的阵式所吞噬,成为了运转阵法所需的力量。

    道人云奉目睹这幕,顿时间眉头紧皱。

    这种献祭式的禁忌阵法,不论其真正效用是什么,都绝不会是什么好事,置身阵法之中更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脸色一沉,骤然抬眼看我,沉喝道:“操御邪术,实乃当诛,受死!”

    话音刚落,道人云奉身影离地而起,利箭般向着我凶猛飞来,他这是想赶在阵式发动之前,抢先把我给拿下,届时所布阵法自然而然便会被破去。

    他的动作很快,眨眼间便就到了我近前不远。

    若论修为境界以及法术手段,现如今的我自然不是潜修了十五年之久的道人云奉的对手,以真本事硬拼的话我也肯定打不过他,但为了能杀你,我又怎会一点准备没有?

    我脸上阴笑更浓,突然从衣服下抬手举枪,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着他的身体。

    “砰!”

    枪响声响彻广场公园,在山中回荡,引得惊鸟四飞,人群循声回望。

    在道人云奉震惊骇然的神情下,我扣动扳机,枪口立即喷射出一颗疾速飞驰的弹丸。

    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无从躲避!

    怎么样?

    没想到吧?

    老子为了杀你,可是花大价钱才搞到的这小玩意儿,对付修行人还是现代化武器最是管用,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威胁修行人的生死,更何况是我!?

    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云奉想躲已经不可能,他猝不及防的施展手段护身。

    只见一枚映亮温润光泽的符石,突然出现在云奉身前,符石法器受到法力激引,隐现玄奥诡秘的淡金符文,迎着突破空气疾驰的弹丸挡去。

    清脆碎裂声响起,奇异符石迸溅成碎块;

    只是瞬间,这枚法器便被子弹击碎,但它却也真的挡下了弹丸,说起来这玩意儿本就不是挡子弹用的,用来对付邪魔鬼灵自然极具克灭阴邪之威,但用来挡子弹……完全凭借的是符石本身的特殊材质。

    法器被破,形成一股巨大的反向冲击力,反把道人云奉逼退回了身形。

    这次,你还走得脱吗!?

    我不作丝毫犹豫,彻底引动所布法阵威力,完全将道人云奉笼罩。

    “苛苛岢……”

    阴森诡异的笑声悠荡回响,似从九幽而来。

    那声音沙哑,低沉,带有极致阴邪的情绪,又隐隐刺耳,令人头皮发麻,就似是……黑夜中的猫头鹰笑声,轻蔑之中带着凄厉的感觉。

    猩红似血般的阵式浮现,绘成巨大的诡异图案。

    深陷阵式中的道人云奉怪叫一声,飞身便欲遁逃,可这时,一双双鬼手突然从阵法中窜出,延伸至半空中死死抓住道人云奉的身体,生生把他从空中拽了下来。

    霎时间,无数张鬼手涌现,完全将道人云奉的身体淹没。

    “嗷……”

    云奉怪叫连连,拼命抵抗挣扎,但这鬼手实在是太多了,几近无穷,哪怕是破灭十几只立即便有几十只涌现。

    终于,道人云奉被鬼手生擒镇压!

    他半跪在地,浑身自脖子以下,一只又一只灰色手掌层层叠加堆在他的身体上;

    他动弹不得,双眼充满血丝瞪向我;

    “行人派楚天,你竟借用鬼界邪魔之力,来对付本道人!?”

    “阴险!卑鄙!”

    “你果然狗改不了吃屎,你果然早已与邪魔为伍!”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云奉怒不可遏的奋力挣扎,但他却根本无法挣脱这密密麻麻的一只只鬼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