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乔宁 厉承衍 > 第511章 吐一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喂,哥,裴煜在你那边吗?”乔宁打不通裴煜的电话,只好打电话给裴挚。

    裴挚瞥了一眼坐在旁边喝闷酒的裴煜说:“不在,有事吗?”

    乔宁生气说:“告诉他,要是再敢跟敏娴吵架,我们敏娴可就要跟他分手了。”

    说完将电话挂断。

    裴挚拿着手机撇了撇嘴,将手机扔到一边,坐过去拍了拍裴煜的肩膀道:“原来是跟厉家的小姑娘吵架了,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是以前向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天怎么还跟一个小姑娘置气,还找我出来喝闷酒。”

    裴煜拉着一张脸过来找他,二话不说,将他拉到酒吧的包间就开始喝。

    怎么问他都不说话,害的裴挚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你根本不懂。”裴煜冷着脸说。

    裴挚哼笑:“我有什么不懂的,乱我心者今日之多烦忧。是不是你对那个小丫头动心了,所以才会这么郁闷?”

    “你懂?”裴煜扭过头看着他。

    裴挚道:“我懂得比你多,比你明白。”

    “因为林薇吗?”

    裴挚哼笑不说话,端起一杯就一饮而尽。

    裴煜苦笑说:“所以说还是以前好啊,以前多好。想怎么玩怎么玩,不高兴了谁都不用顾忌,抬脚走人。动心这种事情,果然不适合我,这么的令人……。”

    “你为什么对厉敏娴动心,因为她漂亮吗?可是你见过的漂亮女孩也不少。”裴挚好奇问。

    裴煜摇头,喃喃说:“我要是知道原因就好了,就是因为不知道原因,所以才这么难受。”

    “可是也不应该啊!你不是最会追女孩子。就算她喜欢的是那个方慈,可是方慈都被战戬弄走了,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你有的是时间,担心什么。”裴挚看他一脸生无可恋地模样,只好继续劝道。

    裴煜还是摇头,又端起一杯酒闷头喝下去,似乎烦忧的不得了。

    裴挚叹了口气,只好不管他。

    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没用,让他喝个够,喝够了也就没事了。

    裴挚自己和自己的,随便裴煜怎么样。裴煜喝了一会便觉得难受,忍不住扶着墙跑出去,去卫生间里吐。

    不过刚跑出门就撞到一个人身上。

    裴煜弯着腰连人都没看到,只见有人挡路便忍不住发火:“给我滚开,今天小爷我心情不好。”

    “你心情不好就可以骂人吗?别人也一样心情不好。”挡着他的人冷笑道。

    还居然是个女人。

    裴煜立刻毛了,此刻他真的是恨透了女人这个生物。为什么会有她们的存在,为什么会让男人这么痛苦。

    “我跟你说滚开,你非要惹事吗?”裴煜生气地直起腰,就要抓住那个女人教训一顿。

    可是没想到这女人还挺厉害,反倒将他反手一剪,给他制服了。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裴煜啊!你喝多了吧!耍什么酒疯,看清楚我是谁了吗?”女人冷笑着问。

    裴煜被她压制着难受的厉害,好像还顶到胃了。

    耳朵里嗡嗡叫,根本听不到对方说什么。

    胃里反倒越来越难受,让他忍不住“呕”的一声吐出来,因为难受而挣脱女人的制服。抓着女人的手臂吐个不停,吐得昏天暗地,吐得脸色铁青。

    “裴煜,你要死啊!”女人气得大叫。

    裴挚听到声音立刻从包间里跑出来,就看到裴煜拉着安月吐个不停。大部分都吐在安月身上了,安月的脸色臭到了极点。

    “安小姐啊,多谢你照顾我表弟,谢谢了。”裴挚在安月弄死裴煜之前,冲过去将裴煜拉到自己手中。

    安月冷森森地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照顾他?不过你说的没错,我是要照顾他,好好照顾他才行。”

    “好好照顾就不需要了,多谢安小姐一番好心,我先带他走,有时间再聊。”裴挚扶着裴煜就要离开。

    可是安月哪里会这么容易让他们走,当即长腿一伸。直接踩到墙上,挡住他们的去路。

    “吐了我一身,就想这么简单离开,裴先生,你觉得可能吗?”安月冷笑着问。

    裴挚深吸口气,也冷下脸看着安月说:“那安小姐要怎么样,也吐他一身吗?”

    “反正事情不能这么简单解决,他吐也吐了,不如,就先送回包间里。等我想好了解决办法,再告诉裴先生。”

    说着,安月一挥手,居然过来了几个人。直接挡在裴挚和裴煜面前,强势性地邀请他们回到包间。

    裴挚深吸口气,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

    他本来就是跟裴煜过来喝酒,身边也没带人。有一个保镖和司机,还都留在车上了。

    他自己虽然不惧怕这几个人,一个人出去是完全没问题。但是带着裴煜就不一样了,他总不能自己离开,把裴煜扔在这里。

    裴挚扶着裴煜回去,他倒是也不担心安月会将他们怎么样。

    毕竟裴家和安家的关系还不错,安月脑子进水了,会对他们下手。将裴家和安家的关系搞乱,让安家多出敌人。

    “你说你,没事吐她身上做什么。听说这个女人最近疯了,连家里人的话都不听,谁知道会提出怎么样稀奇古怪地要求。”

    回到包间后,裴挚拍了拍裴煜的脸。裴煜已经昏睡过去了,他自己吐完了舒服了,倒是睡得十分安详。

    裴挚叹了口气,只好拿出手机给自己的保镖和司机打电话,不行就让他们带人过来。

    可是刚把手机掏出来,就被一个保镖给抢了过去。

    “你干什么?”裴挚完全没防备,手机被抢走了,立刻黑着脸问。

    保镖冷冷说:“裴先生,抱歉,您现在不能打电话。一切要等安小姐过来,听她吩咐。”

    裴挚气得脸色发青,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命令他。

    “把手机给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裴挚冷冷道。

    安月走进来,已经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一身清爽地笑着说:“裴先生,你要对谁不客气?你跟我说,我帮你教训。”

    “你的人不许我打电话,还把我手机抢走了。”裴挚冷冷说。

    安月瞥了一眼保镖手里的手机,从他手里拿过来,反手就给了那个保镖一巴掌。

    “裴先生现在满意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