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祭炼山河 > 第1098章 不好走的第二条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一种与炼魂之力并不相同,两者却又同属一个本源的特殊力量,只是感应到气息,秦宇便能够确定。

    而与此同时,他竟发现自己再度,感受到了那份,与梦魇祖地之间的微妙感应。

    只不过,这次的媒介是通过,如今所在的九幽殿。

    果然,这座大殿跟九幽塔一样,都与梦魇祖地之间,存在着一些微妙的联系。

    只不过,九幽殿跟梦魇祖地间的联系,明显比较微弱,这点秦宇也能够察觉到。

    “进殿,接受血脉潜力测验!”殿外,响起低沉声音。

    一名又一名旧王一脉年轻后裔,自大殿入口鱼贯而入,数量不多不少,恰好是一百人。

    九幽殿中央,一团光晕出现,边界不断扭曲变化,并没有固定形状,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它本身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近乎无色的半透明状态,魔族进入其中之后,才会根据血脉潜力的高低,表现出不同颜色。

    而借助祖地的力量,所进行的血脉潜力测验,具备唯一且不可作假两种特性。

    任何梦魇族人,只有第一次接受测验,才能够引发祖地力量变化,展现出自身的潜力。

    正因为如此,血脉潜力检测才具备公信力,被今日受邀前来众人,视为旧王一脉欲要借此,打破外界不利的流言。

    事实上,这的确是原因的一部分,但更多却是因为……精心准备的计划二也失败了!

    云无涯有些想不通,秦宇为什么能够躲开,他自认为“必杀”的一击,可事实就是如此。

    对四个魔女的询问已经结束,结论推翻了他之前的担心,秦宇身体很健康……嗯,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非同一般的健康。

    但不知道什么,秦宇却抵挡住了,四个魔女的引诱,并未化身狂魔做他应该爱做的事。

    内心郁闷之余,云无涯忍不住松一口气,不是身体有问题就好,否则才是大问题。

    好在,一个成熟且睿智的大人物,绝对不会只给自己,准备区区两个选择。

    所以他还有计划三。

    秦宇不可能还躲的过……当然,深渊中从来都没有,万无一失的绝对,万一他真的躲开了……

    云无涯对秦宇咧开嘴,笑容灿烂无比,一双幽深无垠的眼眸中,明闪闪的发光。

    嘿嘿,真到了那一步,就是你小子自找的,说不得我也只能,用些特别的手段了。

    被他这个笑容,弄的心底一个激灵,秦宇感觉自己脸有些僵,点头回礼后急忙端起酒杯做遮掩。

    这老东西不怀好意,就这个笑容,绝对的是含义丰富!

    他想做什么?

    我该怎么办?

    秦宇有点慌。

    这当然不是怂,又或者是没胆量,实在是因为,就眼下这个局面,被云无涯给盯上换谁都一样!

    除非撕破脸,大家一拍两散……不行,先忍忍,冲动是魔鬼,接下来看看再说,万一事情还有转机呢?

    深吸几口气,勉强平复心绪,可即便表面平静,对旧王一脉后裔的血脉潜力测验,秦宇也实在难提起来兴趣。

    更何况,血脉强弱之类的,他也不太懂得,只是看殿中众人脸色,及阵阵低呼声,似乎表现颇为惊人。

    这让云无涯满脸笑容,感觉大有光彩,虽说只是附带的东西,但终归也算是为,他们旧王一脉挣了脸面。

    说实话,就今日的结果,比他想象中,都要更好几分。

    最后一个旧王后裔结束了测验,一百人恭敬行礼,云无涯似模似样的勉力了几句,命人将他们带下去,一脸遮掩不住的笑容,拱手道:“哈哈,一群不成器的小辈,让诸位见笑了。”

    这话……实在是虚伪,就这还不成器?只怕再成器一点的话,你嘴巴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心里酸酸的,转过这不敬的念头,可也只是如此了,别说说出来,就是表现一点也不敢。

    而且还得一拥而上的,捧起族老的臭脚各种吹捧。

    一时间,马屁齐飞,阿谀如潮,简直酸臭不可闻!

    秦宇嘴角抽了抽,说实话他的确没想到,进入深渊之后,会看到类似眼前一幕。

    深渊种族居然也可以这样的吗?

    这与之前,未进入深渊以来,他脑海中的设想,实在差了太多太多。虽说深渊魔族也有血腥残暴,甚至吃人修炼这种事情,但大体来说还是很有秩序,与生灵世界相比,似乎也并没有太大差别。

    甚至,就秦宇所见,生灵世界在某些方面,比深渊更加冰冷残酷。

    就在他转着,乱七八糟念头,分散心头忐忑不安时,云无涯拍了拍手,一方通体漆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石碑,被从外面抬了进来。

    九幽殿内,一众受邀前来的魔族,眼神纷纷变得明亮,有的甚至脸上微微涨红,露出难以遮掩的兴奋。

    见证旧王一脉,后裔血脉潜力测验,可不止说说就算了,这块石碑才是关键所在。

    受邀见证今日之事魔族,都将在石碑上,留下一道自己的指印,作为见证者类似签名一类的东西,表明他们承认测验结果。

    同时,这也是一份极大的荣耀!

    之前就曾提及,祖地这种东西,不是谁都有的。即便有,纵观整个深渊,又有几个能够与梦魇祖地相媲美?

    能在它的检测结果上,留下属于自身的指印,是谁都有资格的?逼格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云无涯眼神扫过全场,大笑着起身,“老夫当仁不让,作为今日宴会的主持者,就第一个留印了。”

    众人忙道理应如此,眼巴巴看着他起身,走到石碑前第一个,按下了自己的指印。

    当然,这一幕看着轻轻松松,云无涯也的确轻松至极,可真正要做到在石碑上留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话。

    换句话说就是,实力不够的话,把石碑摆在面前,最终结果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收手转身,云无涯伸手虚引,“诸位都是贵客,实在不好区分先后,就请一起出手吧。”

    一句话,听得众人心头舒坦,虽说留印都是留印,可真要排个先后顺序,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多少也有疙瘩。排前面的担心被人嫉恨,后面的自觉丢脸尴尬……总之,这个决定很完美。

    “诸位,族老已经说了,我们就别客气了,一起动手吧!”

    “走走走,能在今日石碑上留印,足够我吹嘘很多年了!”

    “还要多谢族老,能够给我等,今日这个机会!”

    秦宇摸了摸下巴,心想就这么结束了?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可看着,一个个魔族冲过去,喜笑颜开的留下手印,接着满意无比离开,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难道是他想多了?

    云无涯突然扭头过来,勾着嘴角笑道:“秦宇小友,大家都差不多留印了,你还不去吗?还是说,你对今日的测验,有些不同的看法啊?”

    秦宇心头微跳,笑着起身,“族老说笑了,能在石碑留印,对秦某而言荣幸之至!”

    别想了,留个手印而已,众目睽睽下,难道旧王一脉还能做什么不成?

    走到石碑前,选了一处空白位置,秦宇随手一按,他并未用太多力气,只是留下一道清晰的指印后,就准备收手。

    可就在这时,一丝冰凉气息,突然刺入他指尖,接着“嗖”的一下缩了回去。

    秦宇眼底露出一丝阴沉,缓缓收手回来,他凝神感应,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

    可刚才的感觉……

    抬头,看向云无涯,他缓缓开口,“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我倒是需要,跟族老认真谈一谈。”

    美人关也就罢了,毕竟严格说来,秦宇也不认为,是他自己吃了亏。可现在不行……鬼知道刚才的冰凉气息是什么,虽然秦宇并未察觉到不妥,但那显然并不意味着,就真的没问题。

    在这方面,再谨慎小心都不为过,否则说不定啥时候,不明不白就被人算计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所以,对这件事情,秦宇不打算再忍了,如果云无涯不能给他一个满意解释的话!

    有时候,合作不一定需要,双方关系亲密,威胁跟胁迫这两个词语,大概是近义词,总之用在这个地方,都算是合适的。

    秦宇觉得,他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当然这条路实际上不太好走,而且需要自身够硬。

    否则,没等走通呢,就会被别人一巴掌过来,直接拍碎在地上,那可就是悲剧。

    秦宇不认为自己,拥有硬撼古王一脉的实力,哪怕他能够召唤泰坦真身……可同样,他也不认为,自己会随随便便,就被一巴掌拍死。

    云无涯眼底露出一丝惊讶,旋即闪过几分赞赏,勇气这种东西,大家多少都有点。但面对他的时候,还能够爆发出来,那就难能可贵了……虽然秦宇也是有一些底气的。

    但说实话,就眼前所见的东西,在云无涯看来,真的不算什么。

    所以,这老东西表现很是轻松,丝毫没有被人发现搞小动作,隐晦警告的不安,“好啊,老夫也很希望,能够秦宇小友说说话。”

    他拂袖一挥,根本没让人动手,魔光闪过后,直接将石碑收走,然后大声吩咐,“开宴开宴,老夫都有些饿了,今日大家畅饮,定要吃喝的痛快!”

    吃喝的痛快,肯定是不可能痛快的,就这种宴会,基本流程大家都很清楚。关键的事情已经结束,草草吃喝一下,大家就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今日的青瓦别院宴会,总体来说大家还是很满意,石碑留印算是意料外的惊喜,而且旧王一脉也没试图,让大家表示什么态度。

    当然,这要除掉那些个,神色间隐有不甘,眼神透出幽怨,小声哼唧着被带走的女人。

    她们白跑了一遭,却没见到心心念念的那人,内心的凄苦无奈,简直浓重的要流淌出来。

    九幽殿中,很快热闹散尽,秦宇起身正要说话,云无涯赶紧摆了摆手,来了一招屎尿遁。

    虽然明知道,这肯定是借口,可他老脸不要的说出来,秦宇不想马上撕破脸,也只能阴沉着脸答应。

    深吸口气,他给了狐老、黑天罡一个眼神,主仆三人周身,顿时弥漫开生人勿进的冷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