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 > 第三十六章,握手言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放啊”孟梨双手不断拍打着阿来的手背,瞬息之间,她已经喘不上气来。

    孟吾反应最快,毫不留情一剑斩过来,逼得阿来不得不放手退开。

    “小妹,小妹你没事吧。”

    孟梨摔倒在孟吾怀中,不停的咳嗽,眼泪也止不住的留,哪里还有刚才的趾高气扬,满心满眼都是面对死亡的恐惧,对阿来的恐惧。

    孟吾眼眶通红,抬头向阿来横眼瞪去。

    阿来丝毫不惧,反而还警告的说“你最好管住她,不然下次,可没这么幸运。”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孟吾欲上前追去,被木询喝止。

    “好了,人也没事,就此作罢吧。”

    在他看来,孟梨就是没脑子造的。阿来的事就是他同上代掌门都不敢提,她却在这里自寻死路。

    既然人还活的好好的,孟吾也犯不着同阿来作对,那个怪物,连自己都拿他没办法。

    孟吾不甘心,看着怀中无声流泪的孟梨,心里跟火烧一样。

    是自己没本事,连小妹都护不好。

    一时竟是在心里连木询都记恨上了。

    飞羽门全派上下一片乌云密布,而同一教也因为明玉的事一片低沉。

    一阵赶路之后舒姝带着明月、明赋终于进了黎飒教的大门。

    说是大门,其实不过只剩下个门框架子在,抬眼望去,黎飒教全部建筑都化为灰烬,哪里还有妖修界第一教的庄严。

    废墟之上黎飒教的教众在不停的忙活着,黎飒教重建虽然对修士而言算不得什么大工程,但人力物力却是一点都不少用。

    三人说明来意,在一个稍微算得上是干净的教徒带路下,一路走到了山后的大本营。

    三人这才发现,原来前头被毁的都只是些公共场所,真正核心的住所还藏在那小山背后,一点没遭破坏。

    绕过小山,眼前呈现出好一派风流意象画景。小桥流水,柳絮飘飞;红花娇艳,绿叶点缀。九曲回廊连接其中,蓝天倒映碧水之间。更有清翠雅竹排排列列,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一幅极美的婉约派画卷。

    “严卓,我渴~”

    不说话的严卓默默去倒水,吹冷了水一点点喂她喝。

    “严卓,我饿~”

    溺爱无限的严卓默默去厨房挑了她爱吃的端上,一点点喂她吃。

    “严卓,我困了~”

    心领神会的严卓又乖乖坐到床上任她靠着,人形靠枕技能满点。

    “严卓,严卓”

    舒姝三人在门口观察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那些担忧都喂了狗了。明玉这哪里是受了伤的样子,分明比舒姝过得还滋润。

    明月哪里还有接到消息时的着急模样,整张脸都在说着两个字,呵呵。

    舒姝就更是一言难尽了,脑子里闪过薛崖的脸,突然有点羡慕明玉怎么回事。

    只有脑子里缺根弦的明赋在两人身后站了好久,一直好奇她们怎么就不进去了,还推了推两人。

    “走啊。”

    然后,她们就被“轻轻”推进去了,明赋成功收到两记死亡凝视。

    缺根弦脑子里进水的明赋“嘿嘿,不用谢,进去啊。”

    假装睡觉实则就是想指示严卓的明玉终于看到了门口的三人,顿时眼睛就亮了,咻的一下坐起来还想打个招呼来着。

    “啊,疼疼疼。”可惜,身体不支持她的操作。

    严卓一下子着急起来“我找找医师。”说罢就要出去找医师来,被缓过劲儿来的明玉扯住。

    “没事,没事,缓缓就好了。”

    舒姝三人这才又浮起了担忧的神色。

    “你怎么这么鲁莽,那席洲哪里轮得到你救,这可好了,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明月同她最是要好,哪里看得她这幅蔫哒哒的样子,说着埋怨的话,其实也是关心罢了。

    她走进了想伸手点点明玉的脑袋,这是她们之间常有的动作。但是,却被严卓拦住了。

    明月我姐妹我都不能碰啦?

    顶着明月怀疑人生的怔愣表情,明玉赶紧赔笑“他就这样,别理他别理他。”

    回头拍了两下严卓的手“这我好姐妹,没你的事儿,躲开。”

    严卓握着爪子默默退到一边,难过,伤心。唉~

    舒姝笑看两人的互动,有些为明玉高兴,碰上个这么宠她的人。

    明玉看过来正好对上舒姝含笑的眼,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教主,你干嘛这样看我。”

    “看到你没事我高兴。”

    明玉撅起嘴来“还疼着呢,哪里没事了。”转而又笑道“不过看到教主就好啦~”

    明玉拉过舒姝的手在脸边蹭蹭“教主啊,明玉好想你。”

    舒姝由她蹭着,别看舒姝同她们这几个人差不多大的样子,但其实她长着明玉几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这几人,包括最年长的明书,都是跟着她屁股后面长大的,对她的依赖重得很。

    “好啦,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严卓看明玉撒娇的样子心里有点痒痒,手指动动,想摸头。算了,又垂下头,不是时候。

    舒姝几人叙旧的时候这边席洲也收到消息知道同一教来人了。

    他微眯着眼手指捻了捻笔杆“请同一教教主前来一见。”

    一旁的属下当即领命“是。”

    舒姝走进书房的时候正巧席洲好兴致的作画,画上只有一小儿,举着拳头大大咧咧的笑,小儿跟前一尊石像被砸个粉碎。

    勾下最后一笔,席洲缓缓放下笔。

    “这是舍弟幼时的样子,徒手砸碎了一块大石,高兴得很。就笑。”

    谈起弟弟时的席洲哪里还有平日大魔王的气势,不过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哥哥。笑着,带着温情。

    只是等他再抬起头时,哪里还有半点的温情。

    “可现在,他死了。”目光里有的只是满满的寒气。

    舒姝一挑眉,随手挑了个座椅扯到桌前,再靠上去。

    “嗯哼?席教主同我说这些作甚,人可不是我杀的。”她撑起上半身,目光逼视。

    “真论起来,令弟还差点要了我的命,咱们是不是应该算一算这个账?”

    席洲定定看了她许久,一掀下摆,同舒姝隔着桌子面对而坐。

    “非你所杀,可他因你而死。”

    舒姝无所谓的笑笑,耸耸肩“所以呢?想杀了我为他报仇?”

    她双腿交叠懒散的靠在椅背上,全然放松的样子。

    “席教主,要我的命,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席洲刚经历一场大战,若现在和同修为的舒姝动起手来,定是不敌的。所以舒姝有恃无恐。

    席洲静默片刻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好,不愧是同一教教主。是我席洲小瞧你了。”

    “来人,上茶。”

    上茶?舒姝挑眉,这是要正式招待了?

    席洲将桌上的画小心收起“舒教主,此次多亏你门中护法出手相救,我席洲绝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今后我黎飒教与你同一教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如何?”

    说真的,如果不是她早站在了薛崖的一方,她确实是很愿意同席洲握手言和交个朋友的,比起飞羽门那帮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她倒更喜欢同席洲这等说一不二的人物交往。

    但是,人家都主动交好了,她也不是不识抬举的。

    舒姝举起刚上的茶杯敬他“那就多谢席教主大度了。”

    “只是希望舒教主以后也不要同黎飒教站在对立面才是。”

    薛崖为她杀了席原,而他人却至今不知去向,若薛崖没死,他定然是要同其不死不休的。要是今后舒姝一心向着薛崖,阻拦他报仇,可不是件让人舒心的事。

    “今后事,今后论。”只要薛崖那厮不执意回飞羽门去,她就免不得还是要同席洲对上,话,可不能说得太满。

    席洲皱眉,有些不满。舒姝这话分明还是留着余地的。

    “舒教主当真不够爽快。”

    舒姝笑“席教主说笑了,凡事都有个万一,哪里说得准的。”

    这意思是,若是薛崖没死,今后可说不定什么情况。

    席洲只觉得,最好薛崖已经死在了连横山脉的十万群山。

    毕竟,见过舒姝之后,席洲并不想同她为敌。也并不想,同时对上两个修为相当的修士。

    “既如此,那便今后论。”

    算是暂时让步了,席洲想,至少先保持着目前面上的和平。

    席洲同舒姝并未交谈太久,等舒姝回来的时候,明月明玉也不过谈完了近况罢了。

    舒姝进来,见二人相谈甚欢又忍不住笑起来。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明玉抢先说了话“我见明书大哥对明月姐姐很是有意,劝她好好考虑考虑。”

    “哦~明书对明月有意?我怎的不知。”

    明玉朗声笑道“明书大哥那老好人的样子对谁都好,一般人哪里看得出来,还得是我独具慧眼看的明白。”

    “好你个丫头,这是说我眼神不好啊。”

    明玉赶紧讨饶“哪里哪里,教主哪里会看不出来,只是平日事务繁多无心观察罢了。”

    “我说的这一般人啊,当然是明赋那起子缺根筋的。”

    一旁的保镖明赋我听得见的啊。

    “明玉,你胡说些什么。”明月羞的不行,哪想到明玉当着教主面还敢这么说,明书大哥的名声都被她败光了。

    “哎,你别捂脸啊,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回去问问明书大哥。”

    舒姝一把拉下明月捂脸的手。

    “哟,咱们明月还红了脸了,明玉,你看她是不是热了啊?快开开窗散散闷气啊。”

    明玉同舒姝对上一眼,高声叫道“哎呀,窗户开得大着呢,教主,你可不知道了吧,这脸红啊,多半是羞的。”

    明玉佯装发怒“明玉~别说了。”

    “哈哈哈哈”两个无良的女人笑倒在一边。

    屋里被当做隐形人的严卓同明赋无声的对视一眼,不是很懂女人在笑些什么。

    反正,沉默是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