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 > 第126章 好好吃的样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延霆这是第一次面对醉酒后的许念安。

    而且,喝醉后的许念安跟平日里的许念安完全不一样。

    蠢萌蠢萌的样子,几乎要将他整颗心都融化,恨不得立刻扑在床上这样那样一番。

    大概是醒酒汤太难喝了,许念安喝了没几口,捂着嘴巴就要往外吐。

    穆延霆赶紧把碗放下,搀扶着她进了卫生间。

    许念安一进卫生间,立刻跑过去,蹲在马桶旁边大吐特吐起来。

    不过晚上她没吃什么东西,只喝了点酒,这会儿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出了刚才喝下去的醒酒汤,就只有酒了。

    穆延霆有些无奈的走上去,伸手帮她轻轻拍着后背,想让她舒服点。

    酒吐出来后,许念安一歪头,整个人软软的靠在穆延霆的肩膀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穆延霆又是无奈的笑了笑,先将她抱起,出了卫生间放到床上,然后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上一套家居服,重新回到卫生间,帮许念安放热水。

    很快热水放好,穆延霆伸手试了试温度,重新把许念安抱到了浴缸里。

    他小心翼翼的让许念安的头靠在浴缸的延边上。

    许念安里面穿了一件乳白色修身小衫,被热水一浸泡,薄薄的料子,紧紧的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勾勒出引人遐想的曼妙曲线。

    穆延霆突然觉得自己亲自给她洗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他更不想把这件事情加以他人之手,即使是锦园里其他的女性都不行。

    穆延霆觉得自己克制的很是辛苦。

    可偏偏浴缸里的小女人却不自知,大概是因为湿衣服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她突然闭着眼睛在浴缸里坐了起来,三两下把衣服脱了,然后重新躺下,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弯起了嘴角。

    穆延霆脸色微沉的低头看着躺在水里的小女人,温热的水温下,她浑身光洁的皮肤如牛奶一般白皙。

    穆延霆的呼吸渐渐开始紊乱,他淡淡的移开目光,她倒是舒服了,自己却难受的要死。

    穆延霆起身,打算在旁边淋浴洗个冷水澡,却不了他还没有站起来,躺在浴缸里的许念安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她一把捉住了穆延霆的手,起身朝穆延霆凑了上来,眨巴了两下无辜的大眼睛,盯着穆延霆性感而好看的唇形,笑了笑说:“哇,水蜜桃,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哦。”

    话音未落,柔软的唇瓣已经凑了上去。

    穆延霆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最后的那道防线,也被眼前的女人亲手摧毁了。

    既然这样,那他也没有必要再忍了。

    整整一夜,从浴室到卧房,再从卧房到浴室,男人却不知餍足。

    第二天早上许念安一睁开眼只觉得浑身酸软,连抬手都费力气,浑身就想被车碾压过一遍似的。

    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许念安怎么会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昨天晚上她让司机把她放到一家酒吧前面,然后···············,然后她喝了很多酒,然后呢?

    许念安猛地一惊,顾不得身上的痛疼,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卧室内熟悉的装潢映入眼眶,许念安这才放下心来。

    伸手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她昨天晚上明明只喝了点度数很低的鸡尾酒跟果酒,怎么会醉到记忆断片呢?

    这时候,卧室的房门被人推开,男人穿了一件裁剪合体的高级定制西装,面无表情的走了近来。

    触及到男人的目光,许念安不知觉把滑到腰间的蚕丝被往上扯了扯。

    “醒了?”

    穆延霆的声音冷硬,带着几分薄怒。

    许念安抬头看着男人冷峻英挺的脸,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冷硬与神清气爽,再想到自己这会儿浑身疼,没来由的她就觉得火大。

    “穆延霆,你昨天晚上·············”

    没等她说完,穆延霆已经冷冷的开口:“想好了再说。”

    许念安把“趁人之危”四个字咽了下去,看他现在这副表情,难不成昨天晚上是自己先?

    许念安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一切,可是她一贯的毛病,喝醉酒就断片,根本记不起来醉酒时候发生的事情。

    否则上次也不会被季丞钰骗了。

    穆延霆慢慢朝她走过来,弯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两个人的鼻尖紧紧挨在一起。

    许念安能闻到他身上清爽的味道。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危险:“想不起来了?”

    许念安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水蜜桃,还记得吗?嗯?”

    许念安:·················

    她想起来了!

    许念安一把推开穆延霆,翻身钻进了被子里,太丢人了!

    昨天晚上居然是她趁着醉酒调戏了穆延霆。

    穆延霆隔着被子拍了拍许念安的屁股:“出来,我们好好算算昨天晚上的账。”

    许念安掀开一个被角,慢慢的从里面钻了出来,小声道:“昨天晚上虽然是我先主动的,但是后面的事情我都忘记了,而且,而且我现在浑身都··············”说到这里,许念安的底气也足了些,不由得提高了声音,“都被你折腾到快散架了。”

    穆延霆只垂眸沉沉的盯着她。

    许念安被盯的浑身发毛,又在被子里缩了缩身子。

    片刻后,穆延霆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

    “昨天晚上为什么自己离开,又为什么去了酒吧喝酒?”

    说到这个话题,许念安的脸色不由得黯淡了下来,她围着被子坐起身,抬头问穆延霆:“我可以穿好衣服再跟你谈这件事吗?”

    穆延霆的声音依旧有些冷:“可以。”

    许念安裹着被子下床去衣柜里找衣服,虽然两个人已经多次亲密接触,但是面对着穆延霆换衣服,许念安还是觉得有些放不开,她回头问他:“你可以先回避一下吗?”

    穆延霆面无表情的直接拒绝:“不可以。”

    许念安:早知道就不问了。

    她叹口气,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鹅黄色打底衫,把被子扔到床上,快速的从头顶套了进去,然后才找出内衣裤穿上。

    穿好衣服后,许念安在穆延霆对面的床榻上坐了下来,轻声道:“昨天晚上,我确实太急躁了,但是我并不想跟你道歉,因为即使让我重新选择,我依旧会选择自己离开。”

    穆延霆盯着她,冷笑一声:“很好,长能耐了。”

    许念安问:“如果我把季丞钰带到公寓,你会怎么想?哪怕是有正当的理由。”

    穆延霆一愣。

    他会怎么想?即使知道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心里也会不舒服吧?

    所以,由己及人,即使许念安知道他跟顾瑶瑶之间没有什么,但是心里那道卡却不一定能过去。

    他伸手将许念安搂在怀里,声音低沉:“是我疏忽了,昨天晚上让你受委屈了。”他像她保证,“放心,以后这些事,我会交给高阳去做,不会亲自插手,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是想跟你解释一下,我之所以带顾瑶瑶来锦园,就是怕你从别人嘴里听到,我把顾瑶瑶从宴会上带走,会胡思乱想。”

    许念安狠狠的一惊,她没想到穆延霆会这么说,她知道她昨天晚上有些任性,也有些大题小做了,她以为穆延霆这样身份的男人,一定会生气,甚至会警告她,却没想到他能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

    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从小就渴望这种被呵护的感觉,更渴望这种被疼爱被包容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包容疼爱她,母亲许倩躺在病床上昏迷着,季丞钰不喜欢她,所以她从来都不知道,这种被人小心翼翼呵护的感觉,会这么暖。

    许念安勾起嘴角,因为他这几句话,她从昨天晚上堵在心中的股烦闷的感觉一下子没有了,她在宽阔的胸膛里拱了拱,轻声道:“穆延霆,如果哪天我累了,你不要放开我的手,除非,你也觉得累了,好吗?”

    她说着,从他的怀里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他低头在她的唇角轻轻印下一吻:“我不会,只要对方是你,我永远都不会觉得累。”

    许念安笑了笑,仰起头,回应他的吻。

    两个人越吻越深,在两个人气喘吁吁之际,穆延霆想进一步的时候,许念安即使制止了她:“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再继续了。”

    穆延霆问:“什么重要的事?”

    许念安解释道:“我想回平城。”

    穆延霆:“回平城干什么?”

    许念安说:“我想从当时那些老邻居那里打听一下,除了那场大火去世的同胞哥哥之外,我还有没有其他的弟弟或者哥哥,而且。”许念安的声音黯淡了下去,“我也很久,没有去祭奠一下我的哥哥了。”

    穆延霆点了点头:“那我陪你一起去。”

    许念安却道:“不用,你穿成这样,一定是有事要出去,我不能耽误你的事情,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如果你还是不放心,可以让别人陪我一起去。”

    穆延霆却很坚持,“你收拾一下,我陪你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