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 第39 章 第 3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什么?什么老妖精?”江音奇怪的问道。

    “没有, 你听错了, 我说这里环境好, 说不定会有隐藏的妖精,你可不能被妖怪带走了。”凌炀脸不红气不喘的解释道。

    江音笑起来, 只觉得凌炀有趣。

    凌炀洗完手出来在床边坐下,仰着头看江音,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经过什么处理, 完全没有了平时那股生人勿近的气势, 看起来温柔得很。

    浪漫的香薰, 柔软的大床, 还有许多情人节特有的专属摆饰, 这些东西围绕着凌炀, 总让他看起来有哪里不一样。

    在这样的氛围下,江音莫名被凌炀看得有些脸红,他移开视线, 走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洗洗睡吗?”凌炀拍拍床,期待的问道。

    江音:“……”

    他记得他们是过来玩的吧,凌炀特意飞了大半个华国过来和他一起玩, 结果见到面以后就要开始睡觉?

    难道是因为旅途疲劳?

    可是这个日子里一起睡,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然他再开一间房算了。

    凌炀察言观色,当即低咳一声, 有气无力道:“我晕机, 那飞机坐得我好不舒服啊。”

    “啊, 是这样吗?”江音看着凌炀有气无力垂着的脑袋,心里有些相信了,他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帮你叫一份晚餐送过来,然后在隔壁开个房。你吃完以后就洗洗睡吧,明天我们再开始玩。”

    凌炀:“……?”不,这不是他想要的发展!

    凌炀当即跟着站起身,一脸严肃道:“没事,吃完饭,再泡泡温泉就好了,我哪里有这么柔弱,该玩还是玩,不要浪费这一晚。”

    江音:“……”

    江音跟着重新精神抖擞的凌炀去了楼下餐厅,餐厅是露天的,每张桌子上都摆着烛台,并没有很强烈的光源,烛光摇晃间,只让人感到暧昧的气氛横生。

    餐厅里坐着的都是情侣,他们交握着手,亲密的凑近了小声的说着话,说到动情处还会亲吻彼此。

    江音跟着凌炀走到一个空着的位置上坐下,只感觉他和凌炀简直就是一堆情侣中的异类。

    他和凌炀来这里吃饭,是不是太过于突兀了?

    “怎么了?”凌炀看他神情不对,出声询问道。

    “凌炀……要不我们还是回房间吃,我们在这里好奇怪啊。”江音小声道。

    “哪里奇怪?”凌炀扬起一根眉。

    江音小幅度的左右看看,视线也不好在别人身上过多停留,一掠而过后小声道:“你看,他们都牵着手。”

    话音未落,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他的手,热量传过来,驱散了他指尖的寒意。

    “你说的对,他们都牵,我们不牵,确实很奇怪。”凌炀一脸正直的说道。

    江音要吐血了,这是牵不牵手的问题吗,这是其他人是情侣,而他们是朋友的问题吧!人家情侣间牵手,他们也学着人家牵手就更奇怪了!

    江音抿了抿唇,他知道现在最好把手抽出来,让一切看起来正常些。可看着凌炀正直的眼神,江音停下了动作。

    凌炀这个直男都不觉得有问题,坦坦荡荡的牵手,他为什么会觉得有问题?

    他把手抽回来,不是显得他心虚吗?他为什么要心虚,明明他也是直男。

    更何况……这种感觉他也不讨厌。

    江音又小心的看了看其他情侣,大家并不对他们的举动表现出任何惊异,分别做着各自的事。

    “怕什么,”凌炀另一只手撑着下颚,看向他的眼神深幽,“就算今天假扮一天情侣又怎么样,你还怕我会吃了你不成?”

    假扮一天情侣?

    江音咽了咽口水,他看着凌炀英气的脸,小声道:“你认真的吗?”

    凌炀没做回应,只是邪魅一笑,眼底却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紧张。

    江音的脑袋飞快运转起来。

    凌炀现在的脸比他现在露出来的脸好看,凌炀现在的家世背景比他现在露出来的家世背景要强。如果凌炀真的跟他假扮一天情侣……

    他赚了,凌炀亏得都要骑自行车了!

    江音有种狂赚一笔的错觉,就要答应下来。但出于一个直男的敏锐,他还是谨慎问道:“假扮一天情侣不用做什么吧?”

    凌炀怂耸了耸肩:“怎么会,就是为了看起来不那么突兀罢了,别的情侣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这简直是完美解决了江音担心他和凌炀在一群情侣中显得太过突兀的事情,加上他还那么赚,于是立即答应下来。

    江音点完菜,眼角余光瞥见身旁两桌人又凑到了一起,几乎是头碰着头的低声说着话。

    凌炀也靠近了:“来聊一聊?”

    江音凑过去,还是没好意思凑那么近,隔着一小段距离问道:“聊什么呀?”

    他和凌炀聊得够多的了,几乎隔一段时间就开一次卧谈会,谈谈最近的学习生活。难道这次是要聊一聊最近的寒假生活吗?

    凌炀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这次说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聊一聊……你的上一任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江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开玩笑道:“哪里来的上一任男女朋友啊,又没有人要我。”

    凌炀皱起眉:“撒谎,上次你那两个来参加比赛的高中同学就喜欢你。”

    江音没想到凌炀居然还记得那两个人,并且还在这种时候提出来,听起来就像是在吃醋一样。

    江音无奈道:“他们是男孩子嘛,男孩子喜欢我有什么用?我又不喜欢男的。”

    这句话刚说完,江音就发现凌炀的脸色微妙的变了。他分不清这表情代表着什么含义,但绝对不代表高兴。

    凌炀那微妙的表情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他点了点桌面,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说话注意点,今天我可是你男朋友,你对着我说什么不喜欢男人?”

    江音反应过来,哈哈一笑:“你和他们不一样嘛。”江音眨眨眼睛,想起一句很肉麻的台词,“我不喜欢男人,但是我喜欢你呀。”

    凌炀又不说话了,他似乎是被江音的这句话哽住,消化了久久一段时间,这才霸道总裁般的开口道:“嗯,看上什么随便买,我给买单。”

    这话也太逗了,简直让江音瞬间回忆起好几部陪小表妹看过的青春偶像剧,顿时让他笑出了声。

    凌炀不愧是学表演的,这种台词也能顺手拈来,佩服!

    凌炀的霸道总裁宣言不仅没得到江音兴奋的“买买买”,反倒是被笑了一通。凌炀无奈的等到江音笑完,又问道:“他们是男的你不喜欢,那女的呢?比如……凌白?”

    “开什么玩笑。”江音又笑起来,“白姐肯定不是认真的啊,你也是知道的。”

    凌炀没有在凌白是不是认真的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垂下眼,神情落寞:“至少我知道的喜欢你的人就有那么多个,你还说没有人要你……你骗我,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前任。”

    凌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可怜,像是一个没有被朋友真心对待的老实人,又像一个被戴了绿帽子的男朋友。

    江音有些为难,这些人全都是因为他的脸才喜欢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不错,这些人并不一定会对他有别的感情。

    不光是这些人,应该是喜欢他的所有人,都是因为他的脸而对他一见钟情。

    江音对另一半的要求除了是个好人以外,就是希望那个人喜欢的是他这个人的内在,而非他的脸。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根本没有因为他的内在而喜欢上他的人。

    “真的没有前任。”江音垂头丧气起来,“他们都不是认真的,他们都是觉得我好……好有才华才会喜欢我,根本没有人单纯因为我这个人本身而喜欢我。”

    就算没有脸,他还有家世,别人还有可能因为他家里有钱喜欢上他。

    难不成他这辈子是注定孤身一个人的吗?听起来好惨啊,一条注定的单身狗。

    江音之前很少会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现在越想越觉得难过,也许是他的性格太差,才会完全没有人因为性格而喜欢他吧。

    手被轻轻捏了捏,江音回过神来,看向凌炀。

    “瞎说什么,怎么可能没有人单纯的喜欢你?”凌炀看着他,眼神里是绝对的真挚与喜爱,“我就单纯的喜欢你。”

    江音看着那双喜爱之情都要溢出来的眼睛,心头仿佛被小鹿猛地撞了一下。

    是哦,凌炀没见过他的脸,不知道他的家世。不是图他长得好看,也不是图他家里有钱,只是单纯的喜欢他,所以才和他当朋友。

    江音眼眶都有些酸,他低下头躲开凌炀的视线,吸吸鼻子,感动道:“谢谢你,凌炀……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我”

    “谁跟你是好朋友。”凌炀强势打断了江音接下来的话,他伸出另一只没握着江音的手把江音的头抬起,让江音直视他的双眼,认真道,“我可是你男朋友,不在意你长相,因为喜欢你才和你在一起的男朋友。”

    江音愣愣的看着凌炀,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表情,也忘记了给凌炀回应,嘴角不自觉的抿成一条直线。

    江音的异样实在不太正常,凌炀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见情况不妙,江音看起来不太像是能接受的样子,立即补救道:“可惜今天之后我就不是你男朋友了,所以你要珍惜今天的我啊。”

    仿佛一块僵硬石头般的江音开始软化下来,他羞赧的打开凌炀的手,怒道:“乱开玩笑!”

    “我的错我的错,别生气。”凌炀哄道,“别跟我一般见识。”

    江音沉默片刻,站起身:“我去一趟厕所。”

    “我跟你一起去。”凌炀也跟着站起来。

    “又不是小学生,哪有上厕所还一起的?不跟你去,我要自己去。”江音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凌炀,大步走开了。

    转过一个弯,彻底离开凌炀的视线范围,江音僵直的脊背瞬间塌下来。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走到洗手间,江音打开水龙头,摘下眼镜,捧了一捧凉水泼到脸上,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凌炀那么说的时候,他不仅没有感到恶心,竟然还在那一瞬间心动了。

    如果不是凌炀后面说的话让他清醒过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些什么。

    直男就可以乱撩另一个直男了吗!万一撩出问题怎么办,谁负责?

    江音对着水龙头怒目而视,就仿佛看着说话不过大脑的凌炀一样,伸出手怒拍水龙头。

    怒气发泄得差不多了,江音也差不多理智回了笼。

    ……凌炀确实符合他找对象的标准,人好,不是因为他的脸、而是因为他的人而喜欢他,还帅得让他都能分辨出来,简直就是完美。

    可惜是个男孩子。

    还是个直男。

    不过他也是个直……

    江音住了脑,他抬头看看自己的脸,脸上甚至还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凌炀“告白”时的悸动仿佛还残留在心头,江音连说自己是直男的底气都不太足了。

    最后将一捧水泼到脸上,将那块可疑红晕消除的同时,江音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凌炀长得那么符合他的审美,条件又符合他的找对象标准,那么他心动一下完全是正常现象,没什么大不了的。

    判断自己还是不是直男,重要的是要看他对男人会不会产生生理反应。

    如果没有反应,说得再多,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直男!

    好,吃完饭,他就约凌炀一起去泡温泉试一试。

    他应该还直着……吧?

    江音回去时点的菜已经上来了,凌炀坐立不安的坐在椅子上,见到他过来,立即站起身。

    “还气不气?”凌炀的视线在江音被水湿润了些的刘海上扫过,似乎在分析为什么江音的头发会湿。没一会儿凌炀认错道,“抱歉,下次我不乱开玩笑了。”

    “没有,正常玩笑,是我反应过度。”江音面无表情的坐下,拿起勺子吃起来。

    凌炀在他对面吃两口饭,再看看他,试探着说道:“要不你打我一顿消消气?”

    “打你一顿有什么用?”江音放下勺子,终于忍不住的面无表情又语重心长的骂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到处撩直男,万一哪一天把直男撩弯了,他赖上你不放了怎么办?”

    凌炀委屈:“我没有到处撩,我只撩了你一个。你赖着我不放,那不也挺好,我们两个就一起住,老了也能相互照顾。”

    这一番话可是太直男了,江音毫不怀疑凌炀的意思其实只是找个固定朋友同住,想玩的时候就能很方便的一起玩,而完全没有其他意思。

    凌炀这种直男,泡温泉的时候一定对同性身体毫无兴趣吧?

    接受这场直男考验的,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