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08章 刘队,你很闲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现在社会视频监控尚未拷贝回来,但慕远也不需要傻等,他还有天网监控视频可以看。

    要不是为了不显得太过于突出,同时他也希望通过这些监控视频确认一些比较细节性的东西,他估计会直接建议领导别去调那些社会监控了。

    西华市作为省会城市,这些年发展确实迅猛。

    这不仅仅体现在GDP,更是体现在财政收入上。而财政收入的增加,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基础建设更好了,很显然,天网这类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的建设便是属于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基础建设。

    更何况东楠街本就属于比较繁华的地带。

    虽不能保证监控全覆盖,但每一个路口却是卡得死死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一个人,而且完全清楚每一个监控画面所锁定的区域,他或许还有机会绕过监控,但车是绝对不可能的。

    慕远在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局里分配的天网监控系统登录资格授权,来到合成作战中心,轻轻松松地登录进去。

    他的目光扫过几个监控点位,按照之前给李局所说的时间,对东楠街两端的点位进行查看。

    同样是快进,四路监控。

    慕远死死地盯着屏幕,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向前跳动。

    虽然大家都没有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嫌疑人肯定是在晚上将人运进去的,而且是深夜。

    毕竟这条街的行人很多,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大型储物工具挪动或者残留物痕迹,也就是说这两具尸体是直接搬进去的,慕远的时光回溯符也恰好验证了这一点,所以他需要观看的视频录像就更短了。

    其实要不是监控系统都有日志记录,他甚至都打算直接定位在车辆路过监控区域的时间点了。

    好在这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半个小时后,慕远已经有所收获。

    不过仅凭着这两个镜头角度以及嫌疑车辆在镜头中的画面,还无法让慕远给出具有说服力的解释。

    这时,一位刑大民警带着一块移动硬盘来到了合成作战室。

    不得不说,刑大拷监控的速度还是很快的,都是让专业人员去干的。

    而且,案发现场距离分局办公楼又不是特别远,自然可以先拷贝一部分回来让慕远先看着,而且先拷贝回来的也是最核心区域的内容。

    打开硬盘文件,慕远再次对刑大调取监控的习惯表示赞叹。

    这一个个文件夹按规律放在一起,本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其实看监控本身是没什么技巧可言的,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过来都能看监控录像。

    但有的人能从监控中找出线索,而有的人看到的就只是一段视频。

    说直白点,就是细心和眼力……

    掌握了高级痕迹检验技术和大师级指纹观测技术的慕远,在这两方面都不缺,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看监控也是从监控画面中找出“痕迹”,这方面是有共通之处的。

    这是一段距离事发门市不远处的一家店铺的监控视频,其角度除了能看到其大门口之外,刚好能够看到外面的大街。

    慕远尝试着用正常的思维去看这一段段视频,其实现在“看”的结果他已经知道了,他现在需要的是过程。与其让过程毫无意义地浪费,还不如借此机会好好的学习实践。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慕远眼神随着视频上一个个物体慢慢移动,甚至是刻意不去看上面的时间。

    看了差不多快四十分钟,慕远忽然神色一动,他看到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出现在画面中,精神本能地紧张起来。

    一个小小的细节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脸上不由得现出了一缕笑意。

    当即慕远毫不迟疑地坐到了另一台电脑旁,熟练地打开车辆卡口系统,在里面输入了一个车牌“西D91Y21”。

    “查询!”

    一大堆的数据瞬间涌现出来,慕远仔细的看过每一条数据。

    这辆车不是西华市本地的车,而是当天晚上从西边的高速路口下来的。

    在沿途的卡口中,慕远找到了几张抓拍到的照片,可以大致看清驾驶员的人脸。

    这也是慕远第一次看到这张脸。

    之前在东楠街门市中,慕远虽然多次使用了时光回溯符,但那家伙一直用一个大口罩将整张脸都给捂住了,根本看不清楚。

    当然,实际上那时候他就算看到了意义也不大,因为他无法将自己看到的一切重现出来。而现在卡口中抓拍到的照片,至少能给其他刑警的侦查提供一些方向。

    随后,慕远拿起了电话,直接给刘队打了过去。

    刚刚完成现场处置从东楠街撤回来的刘队一看号码,立刻接通了。

    “小慕,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那语气,满是殷切的希望。

    慕远道:“刘队,我锁定了一辆嫌疑车辆。”

    “真的?”刘队无比惊喜地问了一句,不过他还未等慕远回答,便快速说道,“你稍等,我马上就到局里了。”

    随后,也不管慕远这边是否回应,直接挂了电话。

    慕远:o((⊙?⊙))o,电话里说说不就行了吗?刘队你很闲啊?

    幸好刘队并未让慕远等太久,不过几分钟时间,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着声音的节奏,至少得有三四个人。

    数秒之后,刘队最先推门走了进来,随后是高局和李局,以及刑侦系统的几个人。

    刘队迫不及待地说道:“小慕,快说说。”

    慕远刚刚起身呢,听到刘队这样一说,便又一屁股坐了回来,道:“各位领导,你们看这段视频。这个监控点位位于距离门市三十多米远的一家店外。这辆车是凌晨3点从这条路上经过的,你们看这后门口的位置。”

    周围的几人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屏幕上暂停的画面。

    由于是夜间,画面有点黑。

    原本这辆黑色的车在夜间要看到车上的一些细节也是不容易的,但在这辆车的车门缝隙处,却有着一缕浅色的东西飘出来,差不多有巴掌大小。

    然后,慕远点击播放,可以大致分辨出那浅色的东西正在飘动。

    “这应该是纸张或者衣服。”刘队说道。

    “纸张的飘动轨迹与衣服是不一样的,这是衣服。如果里面坐着一个活人,衣服被压在车外,只要稍微一动就会感觉到,由此也可以判断,这件衣服要么不是穿在身上的,要么,不是穿在活人身上的。”慕远如此说道,“而且,刚才我看过死者的尸体,其中那具身上没有伤口的尸体,就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裙子。”

    几人没有说话,他们还在消化慕远给出的信息。

    慕远继续说道:“同时,我在卡口系统中对这辆车的信息进行了查询,这辆车在东楠街停留了近三十分钟。而当天晚上,进出东楠街的车辆,除了出租车、未作停留车辆之外,其余深夜进入这条街的车辆停留时间均超过三个小时。”

    经过慕远这样一说,刘队等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激动的神色。

    他们不得不承认,慕远的分析确实很有道理。

    通过对嫌疑人的心理进行分析,对方如果只是为了在这个门市内藏尸,定然不能在这里呆太长时间,这样被发现的几率就太大了。

    可又不可能不在这里停留。要把那卷帘门弄开,并将两具尸体搬进去,然后还要布置好那些伪装,绝对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综合各方面因素,就这辆黑色小轿车最为可疑。

    “车牌号呢?”

    “车牌号已经弄出来了,西D91Y21,这辆车是当天晚上从西边下的高速。”

    “立刻查询这辆车的车主。”

    最后这句话却不是给慕远说的。

    慕远现在能看监控是没错,但一些数据查询权限却是没有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位辅警。

    很快,车主信息出来了。

    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在对比一下卡口拍摄到的画面。

    “这不是同一人。”李局最先开了口。

    慕远也有些头疼。

    毕竟嫌疑人都逃走六天了,六天时间,嫌疑人能逃多远?会经过多少条岔路?

    估计就算将一枚完整的时光回溯符用光,都不足以将嫌疑人找出来。毕竟你这边追,那边嫌疑人同样会跑,而且正常情况下,嫌疑人逃跑的速度会比追踪的速度更快一些。除非嫌疑人当时将尸体扔这儿后就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并一直不出门。

    但……这可能吗?

    所以,慕远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能通过车辆确定嫌疑人的身份上来。

    “李局,要不联系一下车主,先侧面了解一下情况?”慕远皱眉问道。

    李局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都:“不行!我们现在还不能确认这位车主与嫌疑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打电话过去很容易打草惊蛇。不过这人是乐雅市的人,距离我们西华市也不远,我们派一组人过去,当面核实情况。”

    高局立刻道:“李局的提议不错。事不宜迟,刘大队,你立刻安排人出发,争取今天下午就将那辆车的驾驶员信息核实清楚。”

    “行!”刘队立刻点头。

    刘队转身下去安排工作。

    李局转头看向慕远,笑着道:“小慕,你这次又立了一功啊!”

    慕远腼腆一笑,道:“我是警察嘛,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局揉了揉之前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而有些僵硬的脸,道:“话虽这样说,但有功就得奖不是?不过你小子现在功劳太多了,让我都有些头疼不知道该如何给你颁发奖励了。”

    慕远很想说奖励不奖励不重要,只要一直包吃包住就行,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

    车主这边的信息核实还需要时间,但有关于之前租赁那间门市的那位叫金芳的姑娘却是到了公安分局。

    在公安局里,要核实一个人员信息还是很轻松的,特别是现在各项技术这么发达。

    等到金芳的身份信息核实清楚,刘队也安排人对她做了一份询问笔录。

    其中包括那间门市交还给房东时的情况,比如钥匙的移交、门市内物品的摆放,以及在租赁门市期间是否有钥匙遗失、转借的情况。

    然而,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的姑娘却给了警察一个很无奈的答案。

    在两个月前结束租赁的时候,她们就把钥匙还给房东了,其所描述的门市内物品摆放也与他们刚刚看到的基本想同,至于钥匙转借,那更是没有。

    也就是说,他们未能从金芳口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至少确定了一件事情,受害者不是金芳和她的同伴。

    至于受害者到底是谁,就需要警方进一步的侦查了。

    金芳离开后,刘队去了一趟殡仪馆,他希望能第一时间知晓死者的死因。

    毕竟,刚才慕远的那一切推测,都是基于门市里的两具尸体死于他杀,且门市内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的情况。而这一切最基本的证据支撑,便是死者的死因。

    而能证明死者死因的,便是尸检结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