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酒剑长歌行 > 第五十一章:长生路赐予的转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天为父,以地为母,灵化本源,万物铸体。更新最快┏m.read8.net┛

    九州万千种族,百万百千的人类兽类族中,能够借由天地恩赐孕育的两方本源,其放弃一切凝聚的力量无疑的恐怖的,就算是不可一世,足以双手打败木九卿天道两人的魔族恶鬼,在感受到手掌中那股不同寻常却越发强烈的威压时,也是显露忌惮,但此刻的木九卿哪里还会让它有逃脱的机会,凝聚了周身力量的道心早已在其想要张开五指将他甩下灵雾山的前一刻,从那无数的裂痕之中爆发出阵阵摧枯拉朽的灵力风暴。

    “可恶!木九卿这混蛋居然真的那么做了!”

    在整座灵雾山化为的血海地狱直接消散在世间,就连魔族恶鬼都在那阵风暴中被撕成碎片无法凝聚神识再生,只有身受重伤正在自行疗伤的天道侥幸生存在下,这便是同为本源的运气,灵力风暴并未伤害它,而是赐予了他一具失去一切力量的恶鬼尸体。

    “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九卿死了,他死了我要这天道有什么用?”,一边踩踏着脚下不知多少的恶鬼尸体,天道一边动用最后的六道之法寻觅着生存率极低的木九卿的气息,他与木九卿最为清楚长生路的脾气,虽只是一处毫无生机的死景,但两人都不止一次的感受到它对两人的告诫与陪伴,当天道找到被掩埋在恶鬼尸体下的酒葫芦后,脸色一喜,朝天长啸道:“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长生路你不会绝他的性命,如此只要这个酒葫芦在,木九卿就还没有死!还没有死!”

    欣喜若狂的天道也不顾及自己是否还有力气去穿越整个九州天地,径直撕裂空间一脚踏入,吃痛的轻呼一声后才消失在这方已经成为一处万里飞尘的苍茫之地。

    “咔,咔”

    “师兄的魂牌停止碎裂了?”

    话说到木九卿让木清芩带着人率先离开灵雾山后,一直保存着木九卿魂牌的木清芩在回到瑶池后头也不回的跑到了一直以来存放着瑶池弟子魂牌的瑶池祭祀堂,看着面前树立的瑶池第一任圣女的雕像,双膝重重的跪在下方,双手紧紧的握着那不会被外力摧毁的魂牌,但时间过去的越久,被她放在掌心中当作慰藉的魂牌开始慢慢碎裂,一道道裂痕不留情的出现在她的瞳孔之中。

    “虽然魂牌没有完全裂开,但是只怕你师兄此刻也是生命垂危,但你师兄定会度过此番危机,你去休息会儿吧?”,打开被木清芩关上的大门,木玲珑为前者披上一件锦衣,虽说修士本可无视冷暖天气,但祭祀堂中的阴冷气息并不是自然温度,若是呆久的便会被寒气入体,灵力运转停滞,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女孩脸色落蛮阴沉,身为两者师祖奶奶的她也只能暗叹一声安慰道:“九卿不是说过吗?若是失败就去万丈天山找他,如今九卿身受重伤,定然只有万丈天山是最安全的养伤之地,正好九卿的那几个友人正在瑶池,就让他们带你去”

    连一句谢谢都来不及留下,木清芩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在瑶池落脚的江陵离寐几人,在木九卿曾经未曾掩饰之下,木清芩的身份几人都是清楚,在听说了自家公子很可能身受重伤在天山养伤之后,离寐是主动请缨带着自己手下的离家军护着依旧悲愁不减的木清芩离开瑶池前往那天山。

    回到离家村已是两日之后。

    这一天的万丈天山不再落下纷飞雪,晴明的天穹将其照耀的无比雪白冷清。

    “清芩小姐,这是长生树下的雪花,凭借此物才能够安全上去天山,在天山之顶,您会看到一小草屋,那里便是公子以往的住所”,将自己一直珍藏的雪花递给木清芩后,离寐便转身离开去安排离家军的诸位分散出去找寻天材地宝,要知道离家村周围皆是灵土灵山,一些外界没有的珍贵草药这里都会有。

    红衣黑发,一步步,一步步走上天山。

    “原来是你的小情人来了,我倒是有些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在意九州了,明明天地之大,八十一天地都能去,却顽固的想要停在原地等着他们”,为床前男子盖上蕴含着长生路灵力的衣衫,天道感受着越来越接近这幢小草屋的气息,面露微笑,轻声在其耳边说道:“这天下第一我不与你争了,哪有自家兄弟打架让外人赚便宜的是不?不过啊,你要赶紧好起来,不然我一个人多无聊”

    木九卿,长生路和我都不会放过魔族。

    “吱呀”

    凭借着长生树雪花,木清芩安然的一步步走至万丈天山之顶,顺利的见到了在风雪掩盖之中却屹立不倒的草屋,拉开紧闭的小栅栏后,浑浊阴暗的双眸终于是露出一丝明亮,轻启的红唇微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在她的眼前,她眼前的床上,与先前一般无二的木九卿正紧闭着双眼躺在其上,但微弱的心跳与毫无修为的身体让她不得不极尽温柔的伸手在那柔顺的黑发之上轻轻抚摸。

    “真是傻师兄”,轻轻的骂了一句昏迷中的木九卿,木清芩从小世界中取出了好多时日来自己亲手为前者编织的衣裳,皆是瑶池以及其他宗门圣地灵异之所找到的最好的材料,轻手轻脚的将旧衣裳换下穿上新衣后将自己的脸颊慢慢的靠在了那有着微弱心跳的胸膛,微眯的,滴落着泪水的眼眸看着依旧无动于衷的昏迷脸庞,更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悲恨,大声的哭了出来。

    “女娃娃”

    “女娃娃你想让他醒过来吗?”

    虚无的声音在草屋之中响起,落泪悲愁的木清芩抬起头看着却是空无一物的房屋,这道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心中一紧,暗道难道魔族恶鬼根本没有被消灭?手中却早已握着自己的佩剑,随时与会出现在这里的魔族一决生死。

    但木清芩的猜测终究是错的。

    泛起波澜的虚无之中,一枚圆润的丹药落在床头,在丹药安稳的落下之后,突然出现的声音才继续响起:“可惜老夫出手迟了一步,才让他如此煎熬,这枚丹药让他吃下去,不出半日就会醒来,但以后他就是尘世间的普通人,没有任何修为灵力,是否这么做全在与在于你,女娃娃你可要好好考虑”

    话音落下,木清芩再也无法找寻到声音的来源,就像是梦中出现的人,醒来后便消失无踪,但在那床头的丹药却是实打实的实物,这让木清芩不得不去纠结心中的两种选择。

    “就算师兄是普通人又如何?”

    轻柔的将丹药喂下木九卿微微张开的嘴中,木清芩弯腰俯身看着那苍白干枯的唇瓣,泪笑之中轻轻一吻,随后安静的看着丹药化为药力开始修复面前对她来说最为重要之人的身体。

    “清芩,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过的话吗?”

    “清芩当然记得,前生后世,天穹地狱,与君同生,伴君同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